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读书·书评 > 详细内容

论舒畅版《孝庄秘史》的董鄂妃

发布于2015-09-29 21:33   浏览次   作者:孙启菲

  论及一部文艺作品成功与否,关键在于其是否表达了人物真实的自我。而缺乏自我表现力的角色,可能获得观众一时的赞誉与垂青,但最终会寥落在茫茫历史的角落里。舒畅版《孝庄秘史》的董鄂妃,究竟为观众呈现了什么呢?
  令人失望的是这一版的董鄂妃呈现出奴性、没有自我、虚伪、面谱化的人格特色。帝王的意志就是圣旨,心机正是本色,而董鄂妃这个历史人物携一世情谜而来的欢快的孤独却没有热忱的体现。舒畅的气质仿佛江南水乡,又似傍水而起的壁栏檐宇。然而过度泛滥的温柔就是一种缺乏真性情的体现。自尊聪颖仿佛是一个遥不可及的幻梦,而淑女的形象则体现了防卫心的过度。这隐隐约约体现了导演尤小刚的女性观。
  舒畅版董鄂妃生命的开始,就只是将一世的情怀一味只寄托在男子的身上,丈夫儿子就是生命的一切,像一个受气包一样,除此之外没有任何个性化的自我显现。历史上董鄂妃的诗情和锦绣文章也没有得到很好的袒露。在商业剧中奢求自由意志的璀璨表彰是不切实际的,而襟腑独见的话语和意志更不能在此间寻求认同和舒展。
  对于董鄂妃这个人物的设定充满了“方巾气”和“卫道气”,愈是强调其性灵的神圣光洁,愈是见其喜说虚伪投机的合时话。大自然的原本模样原是不加工巧和雕琢的,而董鄂妃的真实性灵却未从舒畅版本的刻画中发掘出。虚空凌静和博大澄明应是其性灵本色,而舒畅的刻画却是如此小家子气,不能如同和老友谈心般娓娓道来。
  舒畅版董鄂妃的角色设置体现了中国文化中重伦理、轻灵性的概况和风貌,其功利心亦可见一斑,清新的文学风格和思想的创新值得期待。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