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读书·书评 > 详细内容

《东野圭吾推理系列》之《再生魔术女郎》

发布于2015-09-29 21:43   浏览次   作者:孙启菲

  不可思议的抽丝剥茧和意念力。
  资产家峰和为了飞黄腾达抛弃女友弓子娶了社长的女儿,并阴毒狠辣的用围巾勒死了弓子。
   强大的败德者也有惶惶不可终日的苦楚。
  弓子的姐姐章代取走了死前被强暴的妹妹体内的精液,并以此造就峰和内心的焦虑和恐惧感,欺骗其和妻子领养的孩子正是峰和与章代体外受精的亲骨肉。
  峰和离肯去承担爱的苦痛、敢去面对未来的情志相距甚远,名利和物质的欲望塞满了愚妄匮乏的内心,手段阴险狞恶如斯,令人发指。
  叹寄与路遥,夜雪初积。翠尊易泣,红萼无言耿相忆。长记曾携手处,千树压西湖寒碧。
  章代洞达的智慧,洞若观火的视听,将峰和的真面目一丝丝的剥开,迷雾散尽,剩下的是惨淡淋漓的真相和渺然抗拒的意绪。
  峰和宁可选择一死也不愿承担滴泪斑斓的苦果和世道良心的谴责。
  舒缓典雅的音乐荡涤着峰和的不可饶恕的罪恶,而终极悲悯的,是那无知冲动的概率和诱因。
  自我的拉锯,绵缈的悔恨,身处高位而不得内心安宁与平静的悲怆凄凉。
  曾经绮丽的烟花散墨痕也埋葬在飞尘滚滚的烟沙里。
  莫似春风,不管盈盈,早与安排金屋。还教一片随波去,又却怨、玉龙哀曲。
  为别人的生命添上一抹契阔的凄苦,最终也给自己降临凌迟的捆缚。无法束之高阁的,是对于公义和慈悲普世概念的忏悔。
  灵魂的丧灭使得情致无法谐和安然,心念与意志浸润了忐忑与不安,个人意志的沦落导致的是世俗欲念的排山倒海顷刻间的颠覆,而荒谬只不过是获取利益之时一刹那间快感的虚无。
  而真正的仁善宽恕之心永不会悲寂,哪管见尽遗憾运命。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