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散文·随笔 > 详细内容

深广忧愤,透彻澄明——游成都杜甫草堂有感

发布于2015-10-07 19:48   浏览次   作者:孙启菲

  谁能得江海芙蓉之灵光普照而修得一世清新俊逸?这就是“诗圣”杜甫。他为躲避唐朝的“安史之乱”求得一世诗情风流而寄居成都草堂,分散在杜甫草堂中的有“听秋轩”“诗史堂”,气质格局让人心生孺慕向往。
  理性匡扶之颠覆力,于现世污浊晦暗之摒弃,诗性哲性便囊括在这云卷云舒的草堂之中。闲谈巷陌之间,樯橹灰飞烟灭。“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何等的瑰丽雄奇、气度超群。诗史堂内还悬挂有现代著名史学家、文学家、诗人及书法家郭沫若撰写的“世上疮痍诗中圣哲,民间疾苦笔底波澜”的对联。一切的一切,构成了绚烂斑斓的文化艺术史,纵横勾勒出忧国忧民的集大成者的形象,胸襟气度足以令方巾气卫道士们为之汗颜。草堂的灵气在于宏阔的茅屋和凤求凰的梦幻心曲。简淡素雅的茅屋体现着杜甫不为五斗米摧眉折腰的意趣天然,而追溯那一段澎湃屈辱的历史会使人的心境回旋上升至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境界。
  天才的容止在乎心境的沟壑,风乍起,吹起一池涟漪,诗人的荣耀在于痛惋在于纯粹的悲鸣,海洋亦为之涨潮的至情至性。寄托在沉雄间的是本质的泣血孤独和灵犀泫然的悲悯,世间的人文沦丧暴虐横行都在诗歌的升华间缈于一瞬,定格的是雄浑的苍郁和挽既倒之狂澜的情怀。自我的历史、既定的文化惰性基因早已归入沧海桑田,凤凰涅槃浴火重生之后绽开的是普世性的灵感和欢颜。
  诗句的忧患、深沉的哲思带来的是天籁般的回响,简约的风格、雅致的构思体现的是性灵的依归。杜甫就像一个文化符号,深度嵌入在中华民族的文化发展史中。景区内的红墙夹道、修竹掩映的花径,碎瓷镶嵌、古雅别致的“草堂”影壁以及风景秀丽、独具魅力的梅苑,都体现了杜甫一生所追求的至德与宏愿,琴声萧然,竹叶琳琅,碧天净月色如水步中庭正清明。文化的奥秘便在于那一壶纯澈空明的赤子之心,仁爱和宽厚使得他的人格拥有耶和华般的发散力和渗透力,纯然流淌的意绪,海啸之石般的豪迈笔力,让其人格的钩沉形成一道永垂不朽的丰碑。

发表评论 :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