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生活·文学·梦想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读书·书评 > 详细内容

记堺雅人版《大奥永远·右卫门佐·纲吉篇》

发布于2015-10-20 17:32   浏览次   作者:孙启菲

  “生育之事不只是女子受孕,传承血脉而已。”
                ——右卫门佐
 
  生命初始的造化在乎生育后代,而非酝酿人心。寒门竖卒右卫门佐,便出于女将军德川纲吉继承人的需要,而进入既有绚烂之彩又有玄冥之妙的大奥,在女将军声色犬马、倚红揽翠的薄暮氛围中,轻侮和毁损成为生命价值递减的根源。右卫门佐便以自身年近三十五岁为由,自动放弃了侍寝机会。 
  失去天命的将军,即便被打败也是无可厚非。将军之女松公主病亡,不啻为对于将军犬儒生活乃至行径的致命一击。因那生类怜悯令,百姓便为野狗狗食散尽万两,武士未婚妻就是被野狗咬伤致死。右卫门佐夜守将军房门而未有力有不逮,以武士刀斩下意欲杀害将军的武士之手。然而,将军无法诞下子嗣、屡施败政的辱骂和攻讦却成为将军怪胎一般的梦魇。 
  政治的轻狂便在于对普通民众血泪的无视,最终得到的将是僵尸般血洗的汗颜。纵横疆场阡陌,孰可疯,孰可狂,这里寄寓的是和哲学有关的生命至理。任那武士百般的怪诞与呼嚎,未婚妻惨死的景象已成为惊魂且独具伤逝风格的沦丧。生命的权利一去不复返,为了统治者繁衍后代的龙御踏板,无辜的青年男性受鹰爪的应召而侍寝,生命的光华灵照便被埋葬在这触目惊心的欲望和杀伐之间。 
  右卫门佐最终唤醒了将军最初的灵修和缱绻之心。初次的,真正的男女之夜让右卫门佐体悟到某些超越身份、种族和杀伐决断的生命伦理。诚如他所说的,生育之事不只是女子受孕,传承血脉而已,而是不违本性的初衷将那古老的生命原理依循。纵欲和轻佻可以将生命的造化毁灭,而经久不灭的价值便在于素朴本性的宣泄流淌。最终右卫门佐的离世,将唤醒的不仅是将军作为女性繁殖后代的躯体,而是她本真纯粹而富女子韵味的撼动寰宇的终极性灵。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