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读书·书评 > 详细内容

你若为光,我便成影——记堺雅人版《大奥诞生·有功·家光篇》

发布于2015-10-24 01:45   浏览次   作者:孙启菲

  爱之共振交响乐,早已在有功和家光相知相许伊始之时奏起。于大奥外表绚烂玄冥之下,掩藏着的是在狼窝虎穴之间苟延残喘的斑斑血泪。家光一世的悲愤便在于意欲冲破藩篱的冲动莫名,在欣赏着青年男子乔扮女子的舞步之时,将军家光肆无忌惮的笑,也让她想起自己由于女人的身份所遭致的强暴,于是含悲带泪,犹如月下闪烁的草之露。 
  赤面天花引起的男荒危机将众生原本洒脱自如的性灵侵袭。京都奉公世家的万里小路有功,原本为伊侍庆光院竭诚以待的住持,然而为了平复将军家族无法诞下继承人的愤懑,进入大奥开始了由真正的羁绊所维系的一段旷世夺目的爱情。是他,以柔缓纡徐的性情抚慰着深陷贫苦与病痛的人们的心;是他,守着一息危命,宽慰着女将军原本的惶恐和伶仃。湘弦洒遍碧箫泪,烛影摇落青衫灰,将军任由践踏的可悲命运宣告着某种寒夜笼罩下的悲鸣。 
  可怖的业障和牢笼捆缚了一颗原本娴雅淡定的初心,由于有功无法让将军家光怀上后裔,春日局夫人便安排他人为将军侍寝。峭壁般的阻塞的绝望侵袭了有功的性灵,诚如有功所言,他无法忍受不能独占将军的事实。有功愤懑的内心在如灵的月华下显得分外清寂且无所适从。为了子嗣的荣盛和绵延,便要褫夺绚丽又魅力着的真爱?你若为光,我便成影,缥缈孤鸿之爱的宣言在残酷莫名的事实之下显得趋向于隐幽和岑寂。 
  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无与伦比的贪痴嗔,便是对于救赎世间的莫大的希冀和热忱,为何要戒掉贪痴嗔呢?于是他请求家光不要再召唤他侍寝,方流涵玉润,圆折动珠光,他的动人的语调、深情的话语无不彰显着丰沛的寄望和灵性。一枕黄粱,亦真亦幻,其情约,其辞真,最重要的是人间的呓语绝不会轻易屈从折服于必然的价值律令。

发表评论 :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