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读书·书评 > 详细内容

爱,超越了种族和政治——记《流转的皇妃,最后的皇弟》

发布于2015-10-25 02:19   浏览次   作者:孙启菲

  譬如朝露,去日苦多。
  他,爱新觉罗·溥杰,是中国封建末世风骨独具的王子,千难万险只为保家护国,他的理想是捍卫皇兄的政权,借以恢复家族昔日的权利与荣耀。 
  她,嵯峨浩,是日本天皇的近亲,公卿华族的公主,原本期待无忧无虑即便泯然众人,她的理想是呵护脂翠嫣红的画卷。
  然而,时空跨越了阶级、种族和政治,让他们在浩淼无垠的星空之下相遇了,当中国军官厉声斥责日本人狡猾猖狂时,浩妃的眼窝里浸润着泪水,心里泛起一阵阵酸痛扭曲的涟漪。无法做到在中国的舞台上献媚邀宠,灵魂的一隅被高贵的生命尊严所打湿,然而对于末代皇帝,她也是恪尽恭谦,敏瑞端仪,以灵巧的厨艺、不凡的谈吐似软化针般矫正着溥仪顾虑颤抖的心。
  “没关系,我们的国家就要开始,桥梁就在这里,在我们四人的心里。”面对倾轧和猜忌溥杰如是言语。妻子虽然是日本人,但她有一颗玉壶般懂得的心,激励他时刻捍卫卫国者的责任,绝不放弃正确的想法和人心。然而政治的浮躁带着乌合之众的迷狂,残忍的日本兵在疆场上杀伐决断,硬把罪名冠在无罪者身上,肆虐着掠夺中国店铺的食物,历史的骚动与喧哗演绎成一段宣泄的冲动,将领失责而将无明业火倾泻在无辜的浩妃身上。人的愚蠢与无知,随着怨恨和火焰一同升起,随之扩散。
  “这个人不是抗日份子,他只是个平凡的老百姓,是我的朋友。”溥杰铿锵有力的说辞伴随着希冀和平、审查内心的宏愿。因为他明白,仇恨只会让仇恨更深。在那些日本军官以及将士平和冲淡的政治外表下是惊悚疑惧的僵尸般的灵魂。历史的澜言不是为侵略者肆意张狂的自我放纵所书写,而是为了亲民而与世间的飘摇孤苦的灵魂一并沉浮。
  生死场来来回回趟着浑水生存,他们倦怠了但从未放弃自身的呵护和守望,十六年的牢狱之苦,生死劫难虽然曾让他沉沦和万劫不复,但仍旧抱有和融迟暮颜卿偎的幻想和祈愿,试着想起步入婚姻殿堂之前梳头人对浩妃的忠告,世间之事唯有隐忍方能克服困难再创一片清平祥和的景象。于是大女儿慧生殉情自杀之后,这个排斥了多疑和脆弱的女人再度强大起来,任由寂寞和苦楚将自身包裹,并以极大的毅力和忍耐等待着心心念念丈夫的归来。
  攀不过的紫金牢笼,他们共同携手,再度沐浴在紫禁城夕阳的斜晖之中,洒脱而浩淼的身影记忆了一个血气斑斓、骨骼清奇的时代。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