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读书·书评 > 详细内容

为了婵娟和佛性活着——关于贾樟柯电影《山河故人》

发布于2015-10-30 23:27   浏览次   作者:孙启菲
 
  她,沈涛,一个具有和普天下母亲一般的使命感的母亲;他,张到乐,一个难以奢求眷恋母爱而又具有浓郁恋母情结的儿子,他们母子间的纤若微尘又仿若大千的亲情将产生如何的共振? 
  她,被岁月打湿了心扉、被乔装改换了红颜,焚花沸血的奢望便是能与儿子再见上一面,当张到乐迷上的香港老太和前夫斤斤计较着相互的亏欠之时,她估计会以清风明月的心胸感化之。她是一个具有佛性的女子,知道人间资本化的较量是鸩散毒蛊,而她的素朴的秉性会让她在旧情人病危之时慷慨送上几万块。不图利禄功名,只求心智的平衡和那晶莹清芬的千里共婵娟。 
他,在七岁的孩童阶段,即遭受了姥爷丧生的痛击。从国际化大都市上海回到沾染着风尘和土气的汾阳小城,目睹的是与母亲文化差异产生的精神隔阂。撞击着的是内心的惊悚和铺张。仿佛依稀听见母亲轻呼自己的名字,却是修罗场上母亲硬逼自己给逝世的姥爷下跪的惊恐。于是将饰伪的面具戴上,以求权衡自我的本质来源的文化考量。 
  她,阡陌生烟,徘徊低回。而他,却肆意乖张,情致放旷。他在澳大利亚,有一个沉浸在茶酒和丧灭了的欢愉中——既没有朋友、又没有敌人而又语言无法相通的父亲,也有一个“翻译”——激荡的川流猩红之后的中年香港妇女的情人,他的寂寞和苦果在时间和空间的断绝下显得分外清寂。意兴阑珊和情志的阻塞在于自幼失去了她的欢爱。她和他之间的超越了一切的羁绊,在那些魔魇的阻隔下显得单薄失色。他明白,”dollar”与人间真实的欢爱相比显得如此微不足道,然而他所欲求的自由不能在暴躁失和的父亲身上获得,而只能在所痴惘至深的情人身上获得。谁知道呢?陪伴吾们的不一定都能与吾们将历时的演出进行到底。 
  在澳大利亚的夏日暖洋洋中,相对应的是汾阳的雪片纷飞。夙夜星辰的轮换让她沧海桑田失去了清欢,出门遛狗的她将狗的绳索松开任其自由奔放。是不是也寓意着给予儿子更为广阔文化星空的自由?他能否以大学未毕业的身份拼到爱的尽头?最终,她祭奠着经典和崇高似的,跳起了年轻时于酒吧翩翩的舞蹈,时间在这静寂的空间丝毫没有凝滞感和阻碍感,她的婵娟,她的佛性,她所有的青春与寄望依旧骨透侵锋芒。

发表评论 :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