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读书·书评 > 详细内容

英雌人格化的盛宴——记林语堂之《红牡丹》

发布于2015-11-03 14:06   浏览次   作者:孙启菲

  舞姿曼妙,折合着文化与癫狂,释放着天真与相思,这,就是惊鸿一瞥的女主角牡丹。
  带有几分佯狂轻哂的自在自得,于是乎未能动情,你在丈夫费庭炎的葬礼之上未落下一滴泪。
  滴泪痣,只为谋求那一场绚丽的眩晕,你的灵魂具有骇人听闻的爆发力,皆因为浩瀚的血泪和敢爱敢恨的激情浪漫。
  天人有泪,降临福祉,你的一段段崎岖如同海啸之石的恋歌,混合着悲天悯人的气度,将那滚烫的泪埋葬。
  纯粹而练达,璀璨而生光,你的心智如同未曾雕琢的道家女儿一般,契阔而集崇高和滑稽与一体,纵任兽性与心灵与一身。
  你的仪容不乏温润与蕴藉,你的情态不乏灵敏与放旷,你的幽思与天然清芬的造化茫茫然不可分,你的智识让你独具风华和泛色金红的慧眼。
   即便遭遇苛刻的凌迟和诡异的放逐,你的心念总会以自然与至性为皈依,因为你通晓着人的清奇骨隔、人的人格魅力,你要将一切英雌做一番人格化的考量,因为 你理解作为人的本质的清澈爽朗,不愿与宵小之辈苟合,更不愿伤害有妇之夫又兼具丧子的可怜家庭,你的大化始终与佛性相勾连,你的心智意态从容而婀健,任情 任性而又多愁善感的心灵将与一世江海芙蓉串联沟壑。
  于金竹之爱,是撩拨心胸情欲贲张的初恋情怀;于孟嘉之爱,是小女子崇拜孺慕翰林气度学识的 襟怀;于德年之爱,是对于诗性哲性的从容追觅;于农夫南涛之爱,是脱去了浮华与造作而恢复天人一体的瞻望。你之欢欣,你之脆弱,你之彷徨,你之独立不惧, 皆幻化为清奇的内在,演绎一场繁复动人的恋歌传奇。

发表评论 :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