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读书·书评 > 详细内容

超脱了风情,越过了艳世——记国产喜剧电影《夏洛特烦恼》

发布于2015-11-04 16:22   浏览次   作者:孙启菲
 
  缭乱的唐多令。如果不掌握好其间的分寸火候,此剧很容易沦为白米粒床前明月光、朱砂痣蚊子血的滥俗鸡汤。然而动漫式的煽情、毫不做作的挤眉弄眼以及翘楚般的绝命人态势,都让主人公夏洛过了一把猴戏瘾。其间批判的是张扬着的求美之俗欲和异化的自我膨胀。深陷中年危机的男屌丝夏洛,在梦中情人秋雅的婚礼上噼噼啪啦的大肆响动,其架势都在于不愿为旗开得胜的情愫罗织罪名。而马冬梅的愤慨和离殇相结合,追命般的意欲杀死丈夫夏洛。夏洛于马桶边玩话似的陷入穿越的梦境。 
  沉思年少浪迹,笛里关山,柳下坊陌。费玉清的《一剪梅》背景音乐几次恰如其分的出现,将观众的心绪引至彼岸的新世界。夏洛的种种出人意表的事迹代表了青春的残酷物语以及对尘世的决绝反抗,而马冬梅的内心守候在于其辗转反侧,战胜了环境的萧索氛围,夏洛对于她的冰冷和忽略都是造就她孤僻恣意、最大化争取白米粒蚊子血的一点尊严。他们的放纵和哀怨潇洒了一曲惊世憾俗的愤世离歌。为了夏洛,马冬梅可以跟随地痞流氓进入小树林,可以没有一丝遗憾的解决后患并为此攒钱并付出代价。 
  胸中冰与炭,一酌春风都灭。少年人的世界最终战胜了世俗世界,真正的和氏璧确乎在于日常贫乏生活里的一粥一饭,甚至蚊子有了血气也要在周遭萦绕回旋一番,而白米粒不仅成为青春的一种凌厉张扬的象征,也似笑语嫣的成为夏洛心头摆脱不掉的旷世澜言。嬉皮士的笑语已然成为过往,恋她轻轻语嫣才是真正滋味清奇的俊逸。纵然兴许她不是最美的佳丽,却是可以同甘共苦的老婆饼,她的意韵潸然,她的情志高亢,皆可成为生命中的标识和价值轮回的里程碑。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