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读书·书评 > 详细内容

徘徊之际焉能笑靥如初?——记《大奥华之乱》之安子夫人

发布于2015-11-07 18:59   浏览次   作者:孙启菲

  在大奥桂昌院夫人专横与庇护共生的氛围下,将军德川纲吉沦为乖僻任性的醉醇浓而沃肥鲜者,其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本质决定了他任由人格因子中的任性腐蚀了社会,就算是用女子的眼泪,也不能改变。德川纲吉霸占了安子的母亲阿久里,命途多舛的阿久里于是乎成为一具女人的尸体,将军移情别恋的牺牲品——不忍逼视的委婉凄迷。安子一入大奥深似海,原本作为牧野成住妻子的她被迫离异,成为了将军的侧室。 
  安子夫人一心希求的乃是静谧宁馨的生活,武士之女出生的她即便不是天姿绝艳,也是一代温婉灵性的风华。面对大奥一具具踏在别人尸体上的衰朽夫人们——中空的金刚石般毫无内涵的女人,在这大奥,不亚于武士决斗之所的优胜劣汰的战场,你的人心却没有随大化而被侵蚀,而是以顽强的生命力克服并化解了危机,还原谅了出身寒微的阿传夫人屡次的挑衅,狰狞与犀利的迫害改变不了你委婉和平的初衷。你要变强,掌握力量,不能受人指使,而要指使人……你想要遭人耻笑而一个人哭着入睡,还是要堂堂地嘲笑别人?……这些凌驾在大奥女人们怨恨之情的熔炉之上的灰色火焰又岂能改变你不为世间污浊所点染的心胸? 
  命途多舛的你失去了儿子长丸君,天崩地裂的悲剧命运让你渐渐熟谙权力的本质。任性妄为制造了种种类属于魔魇的阴晴圆缺,种种泪痕,种种血祭斑斑。你也曾经反击过,不堪压迫和摆布造就一曲凄离的雾霭和悲哀,当你试图暗害阿传夫人孩子的时候,最后一刹那间你扑向了他,却让钢铁般的柱子劈头盖脸的落在你的柔弱的躯体。 
  你的复仇之心日颓,笃实厚道的原生意识却越发彰显。歇斯底里不是你的性情,利益的诱使和掠夺不是你今生今世为人的本色。你知道,在世上横行是没法捉住人心的。面对桂昌院夫人和将军纲吉为了继承人而颁布的怜悯生物的法令——一打狗就流放,杀狗就切腹,你请求废除这铁血般的律令,皆因你知道站立在女人的悲伤上的利益本质就是悲情与束缚。一代代的大奥男女为了权力折煞了生命的气数,骚乱之中酿造非理性的力量。 
  你的前夫牧野成住为了你被害的孩子而孤注一掷,苦心孤诣只为了夺取柳泽性命,然而却功败垂成,被柳泽一刀刺死。孤苦的夜晚噙着泪水颤抖那瑟缩的灵魂,你目睹着这一切,这缔造大奥地狱般的凄凉苦楚的一切,在你拿刀刺向柳泽的一瞬间,却扑了个空,柳泽却不慎将刀刺向了将军纲吉!你的一生的情谜,万千宠爱皆付诸东流水。人间的淤泥囤积最是厉害,杀伐决断伤害的不仅是为人的本性,也给滞弱的人心带来悲愤莫名。 
  牢笼和情种二者只能取其一。面对大奥男女明目张胆的织造的一幅天罗地网,你最终选择作了尼姑,为了那眼眸深处的遗留的爱与生命惶惶然未解的困惑。青灯古佛常伴一生,你的濯洗净化的阶段和过程向世人彰显的是超越了莺莺燕燕的清寂和清明。

发表评论 :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