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读书·书评 > 详细内容

旧时茅店社林边,路转溪头忽见——读张爱玲之《留情》

发布于2015-11-10 23:12   浏览次   作者:孙启菲

  混合着无助与凄然,夹杂着绵缈与排斥了高亢的内敛,精神虚度与蹉跎中所引发的伤害便在张爱玲的笔下熠熠生辉的显现出来。
  所谓留情,指的是女主人公敦凤和男主人公米先生对于前夫和前妻的款款深情,这样的情深只会给他们之间的情愫增添一抹黯然神伤之色。
  诚然,张爱玲的叙事笔调是幽然的、冷静而节制的,但依旧可以察觉到男女主人公之间的暖意。然而,让他们好好的去爱,像未曾受伤一样却是一种可望而不可及。
  人物之间的勾连是充满了虚假的伪情调的,她的爱不是无条件的付出,而是对于米先生财产的希冀,何曾一瞥那清澈湛蓝的天空?
  在一种物欲染指的氛围中埋葬浸泡故去的自我,眉眼之间的调笑尽是为着内心不可告人的目的,难以奢求的是当初的执念和心甘情愿。
  娇媚抑或者是喑哑,在她的身上得到了某种统一。仓促和糊涂,混合着不明所以的怅然,月色是被酱赭色沾染的,犹如他们心上的酱赭色和那愚弱闭塞的心胸。
  张爱玲笔下缺乏的是自由脱俗的灵魂,而寄予了深层的忧思和哲学的探索的,正是不完满人生所带来人格异化的必然。
  将原本内心所排斥的囹圄化作生命责任的一部分,可否?情怀离却了聒噪和情感的升腾,叫人思索的是造化本原的苛苦与茫然。
  旧时茅店社林边,路转溪头忽见。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