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读书·书评 > 详细内容

霞染天光,陌上花开与谁享?——记《大奥电影版》的绘岛夫人

发布于2015-11-12 22:40   浏览次   作者:孙启菲

  没有气沉山河,以及那积极果敢的壮怀激烈,憧憧的鬼影交织着不明亮的爱恨。
  爱染院的纸签纠葛为你和歌舞伎名角生岛新五郎刻写了注定的红尘缘。
  在自己的周围竖起屏障的女子,就好像在围墙之内,戮力践行着生命的秩序和原则,而真我却被绝望的造化深沉所放逐。
  战战兢兢的生涯注定了你徘徊在诗意边缘,而过着如临深渊、如履薄冰的殉道式的生活。
  风刀霜剑严相逼,意欲迫害你的人不但散发出捕风捉影的澜言,还发出了凌厉的诬陷口号,意图将之束缚于困境,以你严正清明的心胸亦无法化解。
  “女人天生就是用来背叛女人的”,天英院的一语中的纠缠了女人们的欲望、野心,魔魇般的笑靥显示出孤妄粗鄙的流言蜚语。
  写在脸上的已不是初始的兰芷清芬,而是月光院夫人的摇曳与啜泣。
  不能随意哭笑的衰朽生活淡化了原本自由的魂魄,劫数难逃的是挣扎其间的血脉。
  刚进大奥之时,由于你的平民身份而倍遭轻贱,你学会了低眉顺眼的隐忍仿似一介幽魂。
  瓢泼大雨飘落在你的草帽,一任心情和一世飘萍共浮沉,和他生活在不同的世界,孤苦飘萍在狭小不适的地方兀自守候,姿态和面向委实清澈动人。
  大奥女人的矜持和矫情,斜倚在洒脱率意的新五郎身上,就是一抹仿若轻纱临阵脱逃的云烟。
  你的敏感使你意识到新五郎是受指使和命令才来见你的,你天生的政治警觉让你把他当成被政治工具所操纵的人,圈套之谈让你误解了他的深情厚谊,眉眼之间是周转流动的质疑和不解,就像你不解这大化随一世逐流而扬其波的风范一样。
  深陷大火造就的霰弹般的烟雾密林,他斑驳的情眼交织着淋漓的波涛爱恨,此时你不再是大奥的总管,而恢复了你的本原的自然属性,成为一个有着真实面向和骨感的女人,清欢的配乐让你朝着彼岸之火,心之所向。
  自由旋转,自由摇摆的恣意昂然让你摆脱了身份抑或是荣华的困境,月色踏琳琅,落泪观望那绚丽夺目的清流一般的烟花。
  更可怕的汹涌暗潮尾随其后。如果你愿意出言陷害你的主人月光院夫人与间部大人,就可以免除一切罪责。明哲保身,污蔑造谣分明可以转危为安,然而你却不肯指认月光院夫人行止不端。你就像身陷囹圄却不改其初衷的勇者,受造物主的精心呵护而不改内心世界的磅礴凛然。
  你在法场上观看新五郎被执行死刑的时候,眼眸荡漾着款款深情和深挚的哀婉欲绝,所有的政治风波在你的眼皮底下皆成云烟过往,轻浮浅薄的人世依旧对你的不幸和凌迟做出决断和惩罚。
  纲常寂灭,喑哑晦涩,你终于明了作为女人的幸福,哪管庭院春深,咫尺画堂。
  眉落朱砂,任潮湿的雾霭降临并洒落在每一寸肌肤,让星星点点的泪水飘落在心角力的疆场,音调是否依然高亢?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