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读书·书评 > 详细内容

野心的膨胀,现世的裁判——记罗曼波兰斯基电影《麦克白》

发布于2015-11-19 17:00   浏览次   作者:孙启菲

  麦克白在女巫的预言的诱使,麦克白夫人循循善诱的撺掇下,弑君篡位,他的声名和现世的期待,像是有形体的东西,却像呼吸一样融化在风里了。
  想象中的恐怖远过于实际上的恐怖,幻觉像迷一样氤氲在他的眼前,然而几乎从未桎梏他的刚健有力的脚步,名声业已丢弃,实现自我野心的膨胀责无旁贷。
  臣子的惊惧原来充满了太多的人情的乳臭,使他不敢采取最近的捷径,一而再再而三的纵横勾勒的图景终于使他下定决心鸠占鹊巢,颠覆仁慈的君王邓肯为要务。
  经过自由意志选择的毁灭,其悲剧价值远胜过一般的毁灭之上。他的企图心,伴随他的曾经的些许犹豫和杀伐决断的彷徨,将之良心和道德意识束之高阁,来进行一场亘古的突围以及困兽的斗。
  麦克白杀害了睡眠,那清白的睡眠,把忧虑的乱丝编织起来的睡眠,于是乎心惊胆颤万劫不复。
  看到邓肯头上冒着汩汩鲜血的幻象,麦克白其实骨髓已经衰竭,血液已经凝冷,腐化的是天赋真理的运命,衰朽的是层积的镜像与血污。
  可怕的影子,虚妄的揶揄将他的灵感和理性诉求一一抹去,残存的是原始人人文基因的毁损。
  眼睛开着,然而视觉却关闭着。试听的功能已经残损,虚无的心理障碍将之牵引。
  每天都有一道新的伤痕加在旧日的疮痍之上,自我放逐在无涯无际的荒原幻世之上,人间的清平悸动于他而言是不可苛求的奢望抑或是斑斓的幻梦。
  除非勃南森林会向邓西嫩移动,否则他不会因为灵魂的绝望惨怛而灭亡。
  没有一个妇人所诞下的孩儿能伤害他,服从的是野心家张狂迅急的生命逻辑。
  然而物换星移,勃南森林的树木终究向着邓西嫩移动,而勇士麦克德夫是没有足月就从他母亲的腹中剖出来的。
  所有的喑哑晦涩朝着麦克白苍白寂灭的心灵紧逼直攻,所攻讦的是他现世杀伐累积的骸骨罪恶,古怪凄离的滞哀将之头颅迎着末日的夕阳摆动,自由意志的毁灭祭奠的是他无耻狂澜的生死浮沉。
  他的纠结与沦丧,杀伐与寂灭都证实了世间恒久不变的普世公理,标榜的原则和盛世的伦理将裁夺他的尸骸以及深重的罪孽,惩前毖后的时代对于人世间性情的咒诅,衰朽的腐化做出公正的决断。
  一种月黑风高之下无法成全自己的凌乱心绪,一种乱离中撩拨自身狭隘的痛悔,必然会随着身首异处的下场而散播在杳杳高蹈的人世间。

发表评论 :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