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读书·书评 > 详细内容

《一个勺子》:存在的荒诞和蔓延的无奈

发布于2015-11-21 15:46   浏览次   作者:孙启菲

  黄沙漫漫高坡上的拉条子和金枝子夫妇收留了一个“勺子”,却被人不知所谓的误领,最终夫妇二人陷入骗子设下的僵局,最后拉条子被当成“傻子”遭人用雪球作践。
  人生在这个世界上,就是用来糟蹋地球的?存在的荒诞恰如其分的指向一个问题的核心。无奈的蔓延将拉条子和金枝子的儿子陷入牢狱之灾,最终的减刑靠的是拉条子儿子的自重还是那凑足的五万块?
  故事充满了艰辛和苛苦。纯然的心胸面对这个荒谬凄然的世界,使得来无影去无踪的价值变得更为幻化和黯淡,泪满襟。
  当拉条子三次逐渐消失在大哥车子的反光镜中时,意义的核心变得越发不知其所指。最后拉条子在大哥的反光镜中逐渐变大,意味着以一介贫民的身份向不公道的体制发出了挑战和逆袭。
  人之为物便在于穷则思变,拉条子说不清道不明的是为什么这么多人抢一个傻子,襟袖淋漓兮放逐于无何有之乡。
  金枝子哀叹好人做不得,一语道破了体制的束缚。体制规范了人之为人的秉性,并将之斥逐于谎言弥漫交织的精神岑寂的秩序。
  道德就像万物一样被人弃之如敝屣,人应当审视的是自我凌乱的内心和荒谬的道德感。
  西西弗斯的神话表明了存在的力道和正义的凌驾,而这部戏所悬挂的正是真实生命感召的缺席,拉条子所付出的代价是使得一个自己杀死另一个自己,并承担人道沦丧的无所归依。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