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读书·书评 > 详细内容

锦瑟韶光,华灯憧憧——记广末凉子电影《秘密》

发布于2015-12-04 00:30   浏览次   作者:孙启菲

  当一切匆匆过像无形,且不论精神归化的事出有因。
  雪山上无妄的飞来横祸,使得身为丈夫和父亲的平介倏然变色,医院里,一家三口的手聚合在一起。
  母亲直子接受了女儿藻奈美的身体,来临了一次灵魂的寄生,精神层面的异次元的诞生使得直子以另一人的人格恢复过来。
  藻奈美将戒指嵌套至玩具小熊的体内并当作结婚戒指,灵动的笑靥显示着对于世俗的无所忌惮。
  藻奈美冲进浴室帮父亲擦背。
  意识是母亲直子的,头脑是藻奈美的,头脑决定了智慧和能力,直子和藻奈美的思维方式是一样的。
  生命索赔的过程中,藻奈美要求彻查雪山事故的原因,原来是司机疲劳驾驶所致。
  司机的儿子却说自己的父亲不是凶手,堵住了群众中义愤填膺的声音。平介会承担赔偿的沟通工作。
  藻奈美提及与平介的做爱事宜,引发了父亲平介的尴尬和不自在。
  面对藻奈美美丽的女老师,平介不禁心旌神摇,却招致了藻奈美的醋意和不适。
  藻奈美天真无邪的笑容和在秋千上反复摇摆的生命力,青春的白日放飞趁年华,引发了平介潜在的焦虑。
  藻奈美,勤奋与事必躬亲。考试通过,必感激平介中国面条的神力。
  藻奈美对于平介和自己老师妙子的暗恋充满了揶揄和讽刺,平介面对藻奈美抚摸自己的脸蛋已不再感到尴尬。
  酥胸若隐若现,人依旧不能做一对绝缘体,诱惑像幽魂一样诞生但情感依旧不是寄语的夫妻。
  藻奈美的外公提到给平介续弦,藻奈美痴望的眼维持着表面的平静。
  雪山边的祭礼折合着人文的沉思。
  司机的儿子购物未带足钱,平介慷慨解囊,谁都可能碰上的窘况。生命权的被逼视、无言的放逐也是谁都可能碰上的困境,一语双关,寄望着生命的达观和超然。
  从司机儿子的口中得知司机赌博欠债,是以玩命的工作以资糊口。
  在帆船上拉三角帆,借以培养藻奈美成为一名医生所需的旺盛精力,好似一番生命冒险,将惴惴和胆战心惊归于茫茫藻海。
  平介怒斥陪客的女学生,当欲望和高标的道德意识的冲突占据了生命的主流,该当以何等的姿态披荆斩棘于破茧之间?
  渐渐地平介接受了藻奈美“丈夫”的身份。相马先生驱车送藻奈美回家,平介强制作态的威胁言语显示了底气意蕴的不足。
  监听藻奈美和异性的电话,平介逐步归化成了疑神疑鬼精神愿景中的悭吝人。
  平介威胁相马不许再与藻奈美见面,其声张的理由竟是“我们是从外太空来的”,借以异化相马和自己所处的世界。
  藻奈美气急败坏的摔掉了电话监听器。平介以自我的高标道德、不朽的反人性价值武断垄断了藻奈美追求自由的幸福的权利。
  小酌闷酒。离愁别绪,到黄昏点点滴滴。
  平介本想超越人伦的禁忌道德姿态的束缚,夺取藻奈美的第一次也是彻底的占有“人妻”,然而执着的情原本就是一场当头棒喝的觉悟。流光菡萏,一种撼人心魄的体恤和壮美。
  原本以为司机把钱花在了赌博上,孰料真相竟然是司机为了非亲生子和疾病缠身的妻子而拼命工作。司机的非亲生子在诉说自己的人生蓝图,意欲开餐馆的规划企图时,平介的脸上洋溢了淡定的笑容。自若,不彷徨,摆脱了唏嘘与怅惘。
  原来司机生前的最后一句话是,我的家人的快乐就是我的快乐。
  爱就是放生,不是霸权,不是对于自身权力欲丧失的畏惧。平介让藻奈美寻求自己的生活,藻奈美的泪中带有迷离的困惑。
  真正的藻奈美终于回来了,意识层面恢复了清醒,觉知恢复了正常,这两年平介和藻奈美妈妈“直子”的生活,让她考上了医学院。
  清早枝叶上的露珠反照着太阳光熠熠生辉,像是对一切早有了觉知和体悟似的。
  会心惬意的笑,洒脱的笑觅人生。无论她是直子,抑或藻奈美亦不再重要。
  依旧唤她“直子”。海边,在圣洁优美的地界相伴随行,回忆起恋爱伊始时分的斑斓点滴。原来今天是直子的最后一天。天高海阔,几回潮落又潮生,潮水像西洋画一般的色泽,偎依直至夕阳红。
  数年以后,藻奈美在父亲平介的陪同下,和司机的非亲生子西口举行了婚礼,在西式教堂,洁白的婚纱倾诉着海枯石烂地老天荒。
  至为惊心动魄的传神一笔出现了,原来藻奈美一直是原来的藻奈美。平介的一拳痛砸在新郎官的脸上,为上辈子的情人被抢走以及偷换相思来一次爆发式痛击。
  当一切匆匆过像无形,抬头又察觉夜空有星,有冷雨有风声,仍茫然重述一丝一缕,远方瘦削你的身影,已作了爱的一生鉴证。

发表评论 :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