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读书·书评 > 详细内容

暗香浮动,刹那光芒——记北野武电影《玩偶》

发布于2015-12-31 01:05   浏览次   作者:孙启菲

  《燃烧的红叶》——
  台词里有写道,荣耀与荣华皆是人的财富,结果是走过砂土。
  男女主人公拖着并不沉重的步伐连着一道红绳走过场,结果被嘲弄为连体乞丐。
  锦绣龙门路,为求势位松本戮力践行的是放弃真爱的勾当,他的背叛导致佐和子的自杀。命是救回了,但是导致了精神的失常。
  佐和子的床前堆积的是——无休止的药片,也许是,满地的黄花。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
  折翼的蝴蝶,幽灵般空洞洞的眼神,显示的是不得不面对和屈服于势位的心境。
  曾经天真的思绪被凌乱和沉重的一击击溃,意之诚本来应贯彻爱之殇爱之始终的意境,然而自由的王国被虚幻不实的色彩点染。
  放下虚幻婚礼所张扬操办的一切,陪她一起吹拂一个可以上下悬浮的小球。佐和子的眼里没有情致的哀伤只有那一分虚无的幻影,承载着绵密缥缈的梦魇。
  月黑风高的夜晚,迷离的月色寄托着点滴的无奈和现世沟壑的动容。谁曾酣唱着死生契阔,与子成说?
  悬浮的小球被车撕裂成粉碎,佐和子的眼泪渲染着某种极致夸张的无力感,任那现世的匕首和青面獠牙褫夺自己固有的一切和灵魂深处的羁绊。
  佐和子用一根红绳捆缚腰间,另一端捆缚于车的座位之上,不停的拉锯,仿佛在耻笑天公的不作美,仿佛在控诉人间世的作祟。炽热滚烫的泪。
  曾经过河的一叶扁舟,登高的一把扶梯,经由身世浮沉不明物的附体,沉沦为飘零的无忌。
 
  《静寂的雪山》——
  年老患病的黑帮大佬自知时日无多,心血来潮到故地重游,发现任由沧海变桑田,旧情人仍像几十年前一样,每逢周六就带好盒饭,在相约的时间和地点守候他。
  工场生意不济,年轻的他在迟早会倒闭的境况下选择辞职,情人声称会一直等待着他,每个星期六做好便当等他。
  成为老人的小博徜徉在林荫道中,目光中忆起昔时旧日的自己,毫无悔愧的离开女友的场景。
  却发现,原来的女友,现时的婆婆,每周六都会带便当来等待自己,故人的颜色和姿态也未清减多少。
  微风吹拂着心襟,不曾磊落的爱恋蛰伏着无妄的凄艳。替她围上自己的围巾,欣赏她眼中独特的抑郁和缤纷。
 
  《夏日的碧海》——
  眼神接触,四目相投,堕进爱河,人气偶像歌手山口春奈——淅沥淅沥的歌声,唱出了噼里啪啦魔法火花的味道。
  不幸于她并非浮云,车祸让春奈失去了一只眼。
  东风吹得百花开放,万紫千红到处都是春天的景致。然而景致虽得一时的完好,却始终趟不过岁月的沟坎。
  春奈的崇拜者,痴心的歌迷温井为了她自剜双目。春奈带着温井“领略”山中花色,走到之处,恰如阵阵玫瑰芳馨逼人而来。
 
  佐和子把绳索像牵绊一样系在松本的脚踝上,说是某物掉了,让松本去捡,松本因此而摔倒,佐和子痴痴的笑了,娇媚而清欢,松本也依依的笑了。
  帽子跌落海边的山涧,松本和佐和子已无力去悲恸。人坠落在凡尘,坠落便是坠落了,因而省却了狂放和嘲笑,乃至几许不依不饶。
  佐和子跌落在山冈,山冈的形状貌似地狱无门,松本和佐和子颇有几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的味道。
  走过绚烂的红枫,她就像一只轻巧且无期待的玻璃瓶。选择承受一场浪迹天涯的飘移,罗衾不耐五更寒。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蔚蓝澄澈的天空依旧守护着某种斑斓和寄望,某种殉道般的热忱和希冀。走遍八千里路云和月,最终免不了一场悸动和覆灭。
  两个吊死在枝桠上的人。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