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读书·书评 > 详细内容

玉楼朱颜,飞月流觞迎客棹——记阿部宽电影《沉睡的森林》

发布于2016-01-05 23:04   浏览次   作者:孙启菲

  风卷孤松,雾漫山冈。
  罪恶的执念在于心中的执着,生命的基石奠基于某种难以抛却难以挖空的妄念和气性,由此酿造了死生契阔,生死杀伐。
  剧团的首席女演员、饰演白天鹅的高柳亚希子,基于艺术之上主义的冷血考量,抛弃了相约纽约的以画为生的男友青木一弘,并刺伤了他,在田导演的安排下返回日本寻求酝酿事业生涯的至高点和自我性灵艺术哲学的辉煌。
  为了图谋完全之策,田导演发下狠话,令青木和亚希子不再见面,并让青木谎称靖子才是自己的女友。艺术的高标嫉俗下掩藏的是何等的世故和残忍。
  玉楼朱颜,青木悉心勾勒了亚希子左旋芭蕾的画,可惜醉琉璃之爱和执着的自我完善执念比起来是如此的微末和稀薄。
  而饰演黑天鹅的新人浅冈未绪因为偶然的车祸而在修罗场的放逐中渐渐失去听力,遇到雨季时分即产生虚脱乏力之感。
  她的素颜有一种无度的平庸,而舞台恰恰是她的生命张力之所在,是以为了保护白天鹅亚希子以求全自我的最后一场演出无所不用其极,杀害了由纽约远道而来规劝亚希子探望青木的友人。
  为了艺术的体大思精暂时灭却了良知和人道,同意将罪名安插在同出车祸的斋藤叶瑠子身上。
  影戏之间,繁复流觞,郁郁葱葱影影绰绰的天鹅之影显现着回环往复的美与力的箴言,然而心气和情调未被上苍的天理昭昭知晓,抑郁和本质的惆怅斜倚在亚希子和未绪的微扬的嘴角。艺术之上的执着交织着的是现世苦苦焦灼的凄苦,日本人民族有着飘飘兮若流风之回雪的绰约风姿,和那由衷让人感慨的根性。
  其间蕴含的是谎言和真相的冲突较量,阡陌盛宴,浮华如同盘踞在灵魂之上的痔疮,将人类的心智拉向遥远的地平线,品味的是叛逆自我的巅峰和华态,再也不复平常人生现世性灵的开阔清平。
  踏实与勤勉相勾连,亚希子和未绪为了追求心中唯美的芭蕾事业而以透彻心扉的力道伤害了他人,亚希子甚至为了演出决计不肯随青木的友人奔赴纽约探望曾经的挚爱之人,然而在她的心中是不是依旧无所残缺和滞哀的呢?
  人生的真相在于灭却贪痴嗔的性灵向度,掺伪和惺惺作态能够获得一时殊荣,然而人类的心态会在啁啾鸣放之时一并为世俗的滔滔浊流所毁灭。
  所谓沉睡的森林,乃是生命意识的沉积毁侮。人性的寄望在于真性情的自我维护和人道本质力量的通透放旷,然而咀嚼无奈,蚕食心智只能将原本清流的生命陷入荒原的性态。原本稻花香泛舟的瑰丽艳羡只会化为一片冷色调的流沙。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
  胭脂泪,相留醉,几时重。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