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读书·书评 > 详细内容

镶嵌着的抑郁悲欢——记北野武电影《花火》

发布于2016-01-12 17:47   浏览次   作者:孙启菲
 
  西是一名警探,心里仍然笼罩着几年前儿子不幸死去的阴影,现在妻子患白血病已达晚期。重重的踯躅性抑郁的囤积,宽大的衣襟联袂着并不开阔且带有阻塞意味的胸襟。
  淡蓝色调的孤寂犹疑以及并不盎然抑或放纵,贯彻始终的色泽润藉显示着清流意绪和有节制的潸然。
  意境的高悬深彻体现在拼搭积木的平常生活的桥段,驶进时光的无涯隧道,情爱的斑驳彰显心智的迷离和委婉。
  在一群组漫画构成的花卉头颅图谱中寻求着迤逦庄严的精神释放,扫尽一切畏怯和胆颤,目的是为了追寻某种心绪的澄明。
  闭路电视监视器中的银行上班族们按部就班,然而西的波澜不惊的外貌下隐藏着蠢蠢欲动,抢银行的骇俗举动和大街上的警报拉响只在一个层面证明了情致的虚晃。
  向日葵的头像和虚浮的笑容证明了充满慈爱的宁静世界的不可求。
  由无数的轻点笔画构成的女子雨中的背影,看似静谧温馨的呢喃画面展示了不可逼视的强烈震撼。背影幽若仙俏出世,芳华婉转的意态纵横与人道的终极悲悯相勾连。
  燃放着的烟花爆竹将西的妻子的性灵拉至绵缈思空的绵远境界,彼岸烟火,现世动容。
  正当相机自动按下快门之时,西和妻子的身前出现了一辆疾驰而来的车,相视露出基于沟通和人本思力的慰藉的笑。
  又一幅画,独坐山冥,数枝幽艳湿啼红。青冥的心境交织着婉约朵朵的情愫,凄清。
  西的妻子给死去的花浇水受到轻侮和嘲笑,西给轻慢简易不知情愫指认之人予以痛揍。死去的花亦有存活的生命力,即便是怪胎的心志也蝉联着清苦而不琐碎的梦。为什么要对生命本真的意态横加阻隔和质询?现世的不公和凄厉只会对造化本原的至性造就一腔犹疑的凄离。
  西又痛击了讨息的人,将生命的暴力美学初始造化的拳法哲学践行到底。暴力在电影文本中的沟壑运用体现了犀利意志对于人世怪圈和蝇营狗苟的缘由归根的惩戒。
  和妻子在一起纵情着生命的篝火升平,凤阁龙楼也无法及得此时的蕴藉宁馨。假借的光和渗透着的风尘倥偬将二人并不复杂的生命情态绵延勾连。
  在雪中。踉跄跌倒。相互搀扶着生死偎依,战胜一切干戈寥落抑或光怪陆离,雪景也是有着灵动残念的羁绊,灵犀挚爱缱绻于心。
  虽被扯坏然而扬帆振起而无阻碍的风筝的飘浮显示了真爱的无间隔无凝滞的进行时,妻子多谢西并道了声对不起,倩影亦然成为蓝色海域一道无与伦比的绚丽风景。
  突然传来两声枪响,女孩无助失措的张望着两个相伴路途无惧离开的灵魂。只恐飞尘沧海满,滞空的舍却乃至人间精卫的意图婵娟的妄念勾勒着灭却了狭隘和闭塞笼统的生命山河之旅。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