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读书·书评 > 详细内容

人世虚浮变形记——记野村芳太郎电影《鬼畜》

发布于2016-01-12 22:13   浏览次   作者:孙启菲

  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
  细碎的知觉传递着经久不变的感伤,拥有三个私生孩子的母亲喜久代因承受不起生活的困苦,不顾宗吉和妻子阿梅印刷所生意每况愈下的现实,气急败坏的将六岁的利一、四岁的良子和一岁半的庄二扔给了他,并逃之夭夭奔赴天涯海角。
  哈哈镜里的父亲宗吉,见着三个孩子活泼可爱的淘气样,却将忧愁忧郁漫上了眉梢和嘴角,灵魂的桎梏中有种沉郁的凌迟之痛。
  严正暴戾而又如狼似虎的妻阿梅殴打利一和庄二。
  利一和良子哈哈镜中扮鬼脸,游乐场中快活的转圈,胸中自有团圆和小婵娟。
  庄二患了痢疾,加之营养不良的致命伤,亟需拯救。
  丑态毕露的阿梅粗暴的将洗衣粉倒在良子的头上,良子就像没了呼吸的绝缘破损的驴。
  庄二幼小孱弱的躯体毫无依托的瘫倒在地,机器中悠扬的音乐制造着生存窘境的反讽。消化不良致死,阿梅的嘶吼带着毫无同理心的愤懑展开了又一次对生存境遇的怨怼。
  生活有力的整饬和无所顾忌的凄伤感染着周遭存在的孩子,卑鄙且无暇顾及子女生存权再度蔑视了良子的生命权益,为了丢弃她不得不试探良子是否知晓家庭住址所在。
  良子在望远镜中看见了利一、庄二和小飞侠,社会问题剧中的一点超越了奴役的诗性油然诞生。焉知被魔性和无原则感附身的父亲宗吉已经将她残忍抛弃。
  抖颤的灵魂正在经历都市化文明的斥责,情感的放逐和意绪的冰封让他的心胸无法进入开阔清平的世界。
  阿梅唆使宗吉给六岁的利一服用钾氰化物,希图他会越来越虚弱然后死掉。目睹着别人家的绕膝之乐和天然意趣,利一的心思开始无法平静,有一种契阔浓郁的哀思萦绕在他的心头。
  正当阿梅意欲摔裂悠扬音乐的机器时,听到了警车的声音,原来警察担任了守护者的职责送回了利一。
  “我会除掉他”,灭却了最后一点良知和气魄的宗吉气定神闲而又立场坚定的说。
  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疯狂昭然若揭而无悔泯之心的宗吉,将混合了钾氰化物的面包硬塞入儿子利一的嘴里。
  宗吉敲击着小算盘,阿梅相对着在补衣服。烟波浮动罪恶的造化,凌乱和无耻将二人的灵魂捆缚成一团无妄的火苗。
  悬崖峭壁诉说着古老的杀灭无度的斧子镰刀原理。可怜的利一最终也会沦为浮华罪恶的蒸笼棋局中的献祭品。
  宗吉在旅馆讲述着印刷厂的做工历史,记忆的一丝一缕透露着感性丧灭的真章。他的手因为平板印刷而变得又滑又平,貌似就像悬崖峭壁的亵渎和残忍一般。像只猫被丢弃的身世浮萍,乃至情致的乖戾,心志意念的崩溃让他走上了无所顾忌的杀子之路。
  幽静而不乏韵味的小镇上,灯塔、岛的意象代表了理想界的难能可贵,公交一路驱车来到海岸,夕阳夺目红,印照着水面如同水墨画的静谧清芬。
  天灵感的轱辘滑动让他趁着夕阳的余晖将利一丢下了山崖。
  利一获救之后不肯告知警方他的父母亲人和住址。面对警方喋喋不休的垂询,他的面孔流露出一丝匪夷所思的琉璃酱色。
  见到利一完好无损的在警察局,宗吉的染上了纵深皱纹的面孔上踊跃了一丝欣慰。此时响起了机器声音的配乐。
  “我没见过他,他不是我爸爸!他是陌生人。”“请原谅我!”雄郁而浑厚的宗吉的哭声布满了整个敞彻的房间。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