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读书·书评 > 详细内容

心窗心境的失落,观念与艺术——记北野武电影《御法度》

发布于2016-01-13 00:49   浏览次   作者:孙启菲

  京都、大阪的道场招贤纳士,天资优渥且少年俊美的加纳总三郎与彪悍老成的田代彪藏加入了新撰组。
  为了保卫皇城舍身忘死的武士道精神开始被挑衅且式微。
  不可聚敛私财,不可徇私枉法,不许私斗。违令者需切腹。铁板钉钉的箴言法度却刻写着虚空与嬗变。
  加纳被指名为刽子手,杀伐决断——斩首的一刹那显得身姿凌然。加纳将已魂寂的头颅提在手上。
  夜晚岑寂时分田代来寻觅加纳,声称不和其交髯死了都不甘心。谁知加纳尚不知女人清味。
  土方岁三分别和卷着留海的加纳以及粗犷的田代拆招,认为加纳更胜一筹。
  不久,谣言四起,加纳和田代好上了。之前的男色之风导致的晕头转向和不知所谓。
  不能重蹈覆辙。
  夜幕降临,右泽为了一己之欢愉而迫使加纳发生同性恋关系,只为占据加纳清奇俊朗的风骨,而加纳却只关注门上锁了没有。
  花雪漫天的冬日右泽被谋杀,恐怖在于机心的无孔不入。
  当晚有人在山崎回家的路上对其进行突兀式伏击。他的反击击退了杀气淋漓的杀手,但后者在现场掉了一把刀子。山崎进行了调查,发现刀子竟是田代的。
  厉兵秣马,原来武士是披着羊皮的狼。武士能否成为武士,要看他是否心存善念和恻隐之情,有清浊兼容的双面性。
  管那萍聚萍散,无法断绝的是和田代之间若有还无的关系。
  为了使自己远离魅力十足的加纳,山崎给他物色了一个花魁。行至半路途中木屐带子断掉,意味着不成熟性游戏的崩溃。花魁先声夺人的出场,白面黑衣的衬托搭配,带有冷郁凄寂的味道,一转身的瞬间仿佛积累了万千情怨。
  加纳由于坚信他对山崎的爱一定能够实现,加纳拒绝了花魁,没碰一个指头就返回了,并因此引发了一场奇异面向的骚乱。
  土方接到近藤的命令决定杀死田代,他让加纳执行此次任务并派土方和冲田暗中保护。
  被怀疑谋杀了右泽,袭击了山崎的田代向着背叛自己的加纳喊道,“是你干的!是你偷了我的刀,并栽赃于我!”“原谅我吧。”加纳喊道,趁着田代犹疑且心潮起伏的时分杀死了他。
  在不断被男人亵玩的过程中,加纳渐渐变成了灵魂被寄生物所缠缚的怪胎。
  加纳对于生和死的双重轻蔑,以及他那毫无心慈手软特性的孤僻妖冶,是如此的腐化观者摇曳动荡的心襟。亵玩是不可回避的路途,无法归化的是遭遇赋予的某种凄美到极致的秉性。
  做不到清浊兼容,他的眼神中只充满了咄咄逼人寻衅挑事的杀机,在荆棘密布的旅途中绝不让自己的玉面薄唇黯然失色的气性。
  樱花树从容的倒下,被土方所砍。意味着武士道精神的破碎,和抑制不住的回环往复的悲剧之美。情感的表达在此间已是不合时宜的多余。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