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读书·书评 > 详细内容

花开彼岸,枉自彷徨——记野村芳太郎《信札疑云》

发布于2016-01-20 00:47   浏览次   作者:孙启菲

  一尾深挚委婉的缺氧鱼,自从新郎敏行君结婚前失踪后,银行家唐泽之二女纪子的黎明就跟厄病分不开,滚烫的泪因为过河的一叶扁舟的消失而更加凄离。
  郁郁寡欢,陪伴自己的只是契阔的孤独。不料三年后,新郎敏行君突然回来,不顾父亲唐泽的反对,决定义无反顾的履行当年的婚约,以望复关。
  而自称为新郎妹妹的美智子也来到了这个不平静的家中,情况绝非想象中的那么简单,死亡来临时也是真相大白时……
  婚礼后,纪子无意中发现了三封新郎写的信,信中预言了纪子会遇害并死去。日子一天一天过去,头两封信的预言都先后应验了。发现破绽的妹妹惠子要打破死亡预言来拯救受伤的姐姐。
  敏行君的生日宴会上,他用自己兑的威士忌酒敬诸君,已醉的智子夺过已被纪子下过药的杯子一饮而尽当场死亡。警察发现杯子上有砒霜,断定敏行君是主谋。
  原来智子是敏行君的情人。情人怨遥夜,竟夕起相思。浓郁的炽热爱恋燃烧着滚滚红尘的力度,生命恰似飞扬着的流星散发出飞扬跋扈咄咄逼人的现世气场,真爱的眼里容不得半点砂子,这份蛰伏跌宕的爱恋注定为纪子所不容。
  智子想以情妇的绝命人身份在敏行君的身边驻足逗留下去。并不清浅和愚蠢的头脑让她深谙敏行君的心意,敏行君情问微笑掺,然而心中裹挟着迷茫却从未放弃真爱的认定,他的心字摇曳的潋滟中唯有高雅逸丽的纪子,智子的妖冶放旷对他来说恰恰不是登高的那把扶梯。于是写下三封信,并有计划的预备杀害智子。
  智子意欲反击道德的整饬,宣泄情感虚空产生的灼热和焦虑,肆无忌惮地裸身和敏行君拥吻,她的字典中不存在假温柔抑或真矜持,只将修罗场的放逐当作是生命归化的偎依。
  缺乏了些许理性觉悟的她为生活所捆缚所拖累,以致产生恨不得将固有运命饱以老拳的残缺的心念,悭吝人的宗旨是把自己打造成远离真章形态的妒妇。
  好似红玫瑰与白玫瑰,既是朱砂痣又是床前明月光,一个是独立高贵的现代都会女子的翻版,一个是泼辣无忌又轻狂冒失的生命视野的象征。徘徊在两股异质生命力道之中的敏行君,心思也掺杂了过多的不纯粹和坐享其成的心态。
  利用信作为伪装,纪子将自己的杀人计划酿造成一场无法收拾残局的离魂悲欢。女之耽兮不可脱也,对丈夫深挚的缱绻之爱超越了权钱卑琐考量的自由意志使其孤注一掷,最终痛下狠手,以此报复男权社会对于女性独立价值的褫夺,并维护专一心念的啼破魅影惨淡的惨烈执着。
  由于深爱纪子,敏行君坚持咬定自己是杀人犯。纪子亦因难产死去……
  敏行君的妹妹铃子闻讯赶来,帮助敏行君开车跳崖而死。
  刀光戾剑,怨怒杀伐,一切恩怨情仇皆随此三人的长逝赫然离去,并未泯灭的是两朵玫瑰光风霁月的赤忱爱恋,和她们执迷于潋滟情爱的香骨森寒。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