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读书·书评 > 详细内容

《时时刻刻》:凄迷委婉的周致,女性主义的先驱

发布于2016-01-29 18:59   浏览次   作者:孙启菲
《时时刻刻》由史蒂芬·戴德利执导的剧情电影,戴维·黑尔、迈克尔·坎宁安担任编剧,妮可·基德曼、朱丽安·摩尔、梅丽尔·斯特里普主演。影片讲述了三个不同时代的女人和英国女作家弗吉尼亚·伍尔芙的小说《达洛维夫人》千丝万缕的联系。
  生活就像是一部潋滟的传奇,主人公妄想着从束缚的堡垒中突围。在逸豫清高的情绪意识流中,三位女主人公享受着弃绝尘寰的悲伤澄澈。
  弗吉妮娅·伍尔芙是小说的作者,劳拉·布朗是小说的读者,克拉丽萨·沃甘——“戴罗薇夫人”是现实中的小说人物。
  弗吉妮娅·伍尔芙游走在一席的虚构与现实生活的边缘之中,承受着生命繁复回环的抑郁创痛以及巨大的压力与被束缚感,她的处境貌似《雷雨》中的蘩漪,以一分清流抑或妖冶的心态寻求特立洒脱的运命轨迹,然而丈夫的存在却时刻提醒自己是个有病的残缺之人,轻浮的世界不能理解她的关于死亡的挣扎与抗争,渴望超脱束缚达到灵魂不朽之永恒貌似仅是一分不可奢求的期冀。诚如她对丈夫所宣称的,人人皆可以由着顺遂之心志存活。撤掉生命的假面具和不得已而为之的嫁接与造作,哪怕意兴阑珊也是一种跨越时空与超越了男女束缚情爱律动的踽踽独行的芳华。
  劳拉·布朗是生活在二战末期的洛杉矶家庭主妇。《戴罗薇夫人》引起她不断追问自己,什么才是更有意义的生活?日复一日的持家生活让她无法借由运命回馈原本张力着的自我,从而萌生戴罗薇式的自杀念想。在远离了日常生活的糟糟切切的旅馆里,抚摸肚腹之中的蜷缩的小生命,心灵的张望和现世的苛求让她做了一场意识流清濛之梦,梦中的她被运命的沟壑放逐从而浸泡在升腾而起的水波流转之间。水中夹杂着青荇之草,似乎在诉说着音节和韵律感,也似乎在诉说一介没有厮杀的飘零澹望的荒原一般的悲剧故事。她的迷思在于超脱平常生活带来的狭隘琐碎和故步自封,以一种超现实主义的方式脱离这个不能容忍清高的俗世,进行一种没有停歇的经典式反抗。
  克拉丽萨·沃甘生活在九十年代的纽约,过着一种戴罗薇夫人式的生活。她深爱的朋友理查德,才华横溢却因艾滋病难以自理。理查德是一个脆弱易伤无法包孕宇宙万物的人,他总是怀着悲观厌世的终极态度,就在克拉丽萨为他举行宴会派遣金丝雀生涯无聊空虚的那天,他从窗口安详地坠落……克拉丽萨在拥有自己女伴的同时用试管技术作了母亲,以一种独立的态势宣告着女性主义的莅临。不依靠男性力量与男欢女爱生存的她在神出鬼没的情感迁移中找到了自身的孤绝价值,并依靠自身的力量将爱与洒脱带给周遭的尘世和周遭的人。不仅是启蒙者,也是反叛者和回归者,即便情感被生活雪藏和冰封冻结也无法摆脱超越式的自由热望。气度和排斥了嶙峋的热力让她有了立足于保守和无洞彻力世界的生命之基。
  一部《时时刻刻》,以笔墨千秋让人有了一种价值皈依的殉道感。潮水还在回落,寻觅的只是自主的死亡,自主的生存,哪怕经历遗憾世事与万般的啃啮。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