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读书·书评 > 详细内容

命运之音的沉潜——记劳伦斯奥利弗版《呼啸山庄》

发布于2016-02-02 16:38   浏览次   作者:孙启菲
电影《呼啸山庄》改编自艾米莉·勃朗特同名小说。影片由多次获得奥斯卡最佳导演奖的美国威廉·惠勒执导,梅尔·奥勃朗、劳伦斯·奥利弗、大卫·尼文等主演,讲述了一个爱情与复仇的离奇故事,充满了凄婉哀伤的悲剧色彩。影片气氛阴森,色调灰暗,充分显示了电影艺术的表现能力,使它成为二十世纪银幕上伟大的经典作品之一,在第12届奥斯卡奖(1939)评选中获得最佳摄影(黑白片)奖。
  几番聚散离合费思量。
  殷红的凄楚和杜鹃啼血的斑斑之苦,是生命本原的嬗变和衍生。徒然廉价的世间愚人,耻笑着心灵的高蹈,只会将心沉溺在一场狂徒末世的盛宴,将那些孤寂和乱离埋葬。
  希斯克厉夫是心灵的意态,而埃德加是世俗温柔的象征,几番勾戈,辗转颠覆的情爱世界本是凯瑟琳无法回避无法触及的灵魂疮疤。
  温润的世俗翡冷翠和极致的粗粝孤光,如何拣选?凯瑟琳,世俗以异样的雾霭沉沉盼你妥协投降。
  心潮澎湃醉湿了莺啼,世间的欢乐倥偬的呼啸才是真正的闭塞笼统和狭隘难堪。
  抛弃了真我,抛弃了心灵的孤魂野魄,即便是沉溺在销金窝对人性的整饬之中,也无法忘怀天然的,反抗伪世俗文明的野性与高亢。
  世人的冥顽在于贪痴嗔的鸩毒,势利污浊本来就颇得几分造物者的由衷赞叹,回环往复的不是真爱的倩影依然和情致舒张,而是放逐人性与深挚情感的毁侮。
  人若隐忍在世俗的财富与歌舞升平的命运沉潜,灵魂必将凄寂而将忧伤与本质的凄凉回笼。
  回想那呓语天然,相依相伴并由着灵魂的力道得以升腾着的气度,世俗化的选择却将人性的委婉所冻结,逼仄了的生存现实和写意空间将人类原本的共鸣与超脱转化成一道道凄离的恐怖。
  真正的两性之欢愉情爱原本是建立在两个独立个性的个体之上,而情感之水乳交融在于彼此的心间发现另一个自己的存在,从而达到与生俱来的相知相许和呵护备至,是竞相起歌喉的清音飞舞着的雪花翩翩。
  一切无视心灵的世俗婚姻都是本质上的不道德。失语垢化的世俗体面将人的希冀与果敢力度化为一叶飘移无定的孤舟, 而天然的情态必将随着这一叶孤舟做一次孤鸿影的摇摆。
  欢乐趣,离别苦,就中更有痴儿女,希斯克厉夫的高标在于对于自由意志的把玩和沉潜,他的痴情,他的期冀,他的魅影惨淡在于与生俱来的边缘人自尊的思量。
  凯瑟琳的精神贬抑在于虚荣心的现世回环,而她之所以选择世俗温润的翡冷翠而放弃带领她超越九重云霄的粗粝孤光,是因为她的潸然的灵魂无法抗拒人间世的无耻诱惑。
  人类立足于世间有太多的现世顾忌,想爱而不能爱,想恨而不能恨,关键时刻还会以清静无为作为行为失去力度的幌子,并将盛世的沉浮陈腐的意旨作为行动力的坐标和偎依。
  即便凯瑟琳离世多年,希斯克厉夫依然被她的纯真笑靥和迷离的情态震慑臣服。
  从世俗的眼光看来,他不过是一介缺乏文墨心胸粗粝的马夫,然而对于同样具有深藏野性的凯瑟琳来说,他好似梦靥,好似呼啸的风,好似绝命伴侣,好似超越了呢喃的文化属性而带来的不绝如缕的云中歌。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