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生活·文学·梦想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读书·书评 > 详细内容

长生宫里痴心事——记日本电影《杨贵妃》

发布于2016-02-06 16:16   浏览次   作者:孙启菲
  世情的冷漠如明信片上的一点朱砂墨迹,原有的一丝潸然也被提炼的殆尽,殷勤的执愿被消解被钝化,灵魂成为了彻头彻尾的孤寡,灭却的是弥漫在文字间的如同蜜蜡石般的信仰和神魄。
  欢乐的聚影何其珍贵,“幸福不过是从社会地位推断而来”,唐玄宗的澜言带有孤独者的绰约和驰骋的芬芳,将一段上元节的情意演绎到了民间清欢的极致。
  喜荣华慕富贵如她,却又知音律,晓歌舞,至情至性,跨越了生死将绵密悲痴演绎成一道白练,穿透历史独具上层建筑意识形态的层层迷雾,她看到了属于女性的终极宿命。
  爱情真理往前一步意味着人间世的挑战与亵渎,辗转蛾眉即便不问朝政不理会世故,依然会有沉溺于声乐之舞的造次之罪,依旧会有人间的慧眼用理性智者的目光穿透爱情的皮相,一定要将爱情纯粹指柔的面皮撕得粉碎,挑衅他们玉栏杆的覆雨和纷繁迫促。
  轻快的遍布寰宇的欢愉和社稷宏大的倥偬理念究竟孰轻孰重?爱河的沐浴抵不过人间沉沉雾霭的招降,位列仙班不过是一份原初的构造与梦想,当爱情以片面的姿态莅临人世之时更为稳重的思绪将以强大浩瀚的绵缈洗涤滔滔浊流。
  层次分明的人间世昭彰着毁灭隽永的罪孽,杨国忠的庸官懒政以及裙带者的攒簇附庸搅浑了佳偶婉约的丽质情态和回廊亭的邀约,纸醉金迷消解着倾城倾国之逸丽,恣肆昂然而又娓娓动人的爱情拼不过自缢马嵬坡的悲剧结局。
  在历史的真章中看透了尘世的波澜,在强大国家机器的运作中看到了个人力量的渺小,在辗转的人间世中涉及了小我钟情的缺乏持重的狭隘,在回环往复的政治浪潮中镶嵌了无法把持一己真纯的悲哀。
  怨念深重不是杨贵妃的人格底色,她的螓首蛾眉巧笑倩兮都依从了文化的底蕴与特质,而灵魂所抗拒的是沦为千古罪人的恐惧与潸然, 无论是倚靠自身的姹紫嫣红逞娇呈美,还是回笼那一分灵魂的霁月难逢彩云易散,她都无法灭却灵魂中所爆发的情种般的韵致天然。
  山盟海誓的背后是行将朽木的悲观,清癯英俊的外貌无法遮挡灵魂中的怯懦和放逐,唐玄宗的至深悲哀在于妄图超越时代,以个体清幽舒缓的艺术姿态抗拒国家机器的斥责裁夺,然而他清奇的风骨不会被历史的尘埃湮灭,他的情感他的一己之悲欢将以夺目的态势抒写于窃窃私语的人世间。
  于多数帝王而言,生死相许何尝不是一种生命的妄图性谋求,被谋杀的不仅是红颜,还是君王深沉绰约的自由意志,被毁灭不仅是爱情,还有放逐于生灭无度的苦海中的抑郁和阑珊。华清碧水,长安青柳,生命中最值得珍视的是明眸皓齿的红粉佳人,还是那竹篮打水一场空的浮屠理念,毁灭个人运命与怨念的虚浮的江山社稷?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