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读书·书评 > 详细内容

拆解大局观的“噩梦”——记日本电影《近松物语》

发布于2016-02-08 23:42   浏览次   作者:孙启菲
《近松物语》是沟口健二执导,长谷川一夫等参演的剧情片。影片讲述了大经师(编历师)对夫人娘家的经济困境漠不关心,却暗地里接济家仆阿玉的父母,更对她心怀不轨,阿玉逼于无奈骗他说已与画师茂兵卫订了婚。茂兵卫同情大经师夫人的处境,想尽办法为她筹钱,却引来大经师误会两人私通,两人为躲避死刑,落荒而逃,因而发展了一段真挚不朽的爱情。
  私奔,似乎是一个意犹未尽,绵缈悠长的恒久话题。
  富贵商家大经师对夫人奥三的娘家经济困境漠不关心,却暗地里接济家仆阿玉的父母,更对她心怀不轨,威逼利诱,阿玉逼于无奈骗他说已与画师茂兵卫订了婚。
  茂兵卫同情奥三的处境,想尽办法为她筹钱,却引来大经师误会两人私通,两人为躲避死刑,落荒而逃,因而发展了一段柔肠百转心缠绵,海水有崖思无畔的真挚不朽的爱情。
  所有意图拆散茂兵卫与奥三的盛世虚浮的“良人”们,目的指向端的在于维护自身狭隘卑微的权势利益。
  当大经师误认为茂兵卫与奥三于水纹波澜中放逐自尽以殉情之时,要求仆役找到茂兵卫和奥三的骨骸,并将其分开,以把持自身盛名富贵的希冀成全自我的利害关系,将弊害的权衡扩大化达至一己私欲的极限。
  茂兵卫父亲令奔赴红尘迢迢路的茂兵卫和奥三躲在后院,却又引发火烧家宅的灼热创痛,令官兵捉捕亦幻亦真一片情天情海的私奔男女,根本目的在于权衡利弊,以希图自身的身家性命不至于被埋葬。
  奥三母亲对茂兵卫的充沛的“邪恶”循循善诱,令其一人以自首的方式了解此世今生的恩怨情感,本质的终极在于对恣肆汪洋的充沛情性以严酷的打压和重击,并希望牺牲茂兵卫来斩断世人猥琐偏见对于家族的全盘褫夺和惩戒。
  “良人”的思维观念和戕害手段都带有雷霆万钧的严酷性,而承载了孤光和温润要义的性灵之美的人类却不免受到斑驳陆离的屠戮和保守文化精神的蹂躏,然而愤世的波涛尚未交织成可怖的斑斓爱恨,他们的恩怨情仇带有洒脱自适的气质,却因为运命的残酷而无法承载更多生活的内容。
  “良人”的道德使命在于使玉垢化,并将自身的卑琐毁侮设定成一个具有挑战性的切实存在,恐惧的不仅是道德运命的陨坠毁损,希图的更是全盘散沙中找到道德救生圈以求自保的功利性盼望。
  浮世绘的勾勒连接起凄凄惨惨戚戚跖疣的提及,“良人”的存在不仅刚毅武断而缺乏弹性,更是一种对于自由生命价值基石的造化性屠戮和涉及。他们的道德心理在于存天理灭人欲,更在乎以纲常伦理的杀伐决断毁弃莺歌燕舞的尘世救赎的伏击,私我的欲望本质是道德功利主义与异乎寻常的狭窄性自保主义,并将社会中个人所珍视的痛楚一并抛弃凌虐,把真爱的价值放逐到炫彩斑斓的伊甸园之外。
  影片最后的茂兵卫和奥三,超逸平和的态势以赴法场等待屠戮行刑,因为他们理解世间需要以杀伐寂灭来蔑视个体的生存际遇,并以缺乏超越性的指向对于曼珠沙华以规模性的鄙俗面孔痛下杀手。
  个性的冥顽,不让世间的泥泞污浊混淆视听是属于异端的权利。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