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读书·书评 > 详细内容

在幻影的角落向隅而泣——记法国电影《田园交响曲》

发布于2016-02-09 23:55   浏览次   作者:孙启菲
  在灵魂的抑郁中有多少青面獠牙暗谱心曲?从爱上美丽纯洁的盲女吉特吕德的那一刻,就注定了牧师万劫不复的枯竭与沉沦。
  用谎言和虚伪修饰自我的生活,牧师将心灵的暧昧性爱慕装点成人道式的关爱,而狭隘和扭曲注定了他无法自得从容,放过吉特吕德的自由而完成自我殉道的追觅。
  更为惨烈可怖的事实在于牧师的儿子雅克也爱上了吉特吕德,燃烧着的炽烈让他顽强的追寻着事实的真相,并对这一切的压抑——人性的毁损有了独到式的孤岛体悟,并以性灵的冷傲孤高排斥了父亲的造作伪善,以执着于踯躅心路的方式达成了孤光的委婉。
  面对热忱可爱的盲女,牧师具有师徒一般跨越了世途沟壑的相知相许之情,然而一切的掩饰在于对于激烈情绪的讶异,雅人深致的自我认知让他不敢越雷池一步,以克制情欲的翻腾反复做一场人格的自我回馈和作揖。
  对于吉特吕德来说,她与牧师之间的心绪不过一场水中月镜中花的幻影。在她尚未复原之前,未能心明眼亮的察觉牧师内心的纠结爱恋,旨在无怨无悔的求取牧师的呵护偎依。在她重获光明之时,已将心曲附于瑶琴,知道了自己深爱着的乃是雅克,并幡然悔悟的意识到牧师的心胸偏狭龃龉而不具有正直可喜开阔清平的属性。
  陷入生存挑战性囹圄的她宁可选择奔赴天国的灵域,在一场没有巧取豪夺也没有硝烟的心灵战争中放弃运命,选择了旷世的沉寂和自暴自弃。
  溺水后的吉特吕德脸上带有冬雪的凄伤和水滴的纯净,如同烦恼中所生发的菩提。黄金打造、钻石琢磨的尘世对于她来说没有丝毫的创造性意义,她清楚的认知到牧师毁弃了她的幸福,是牧师的虚伪忸怩不肯认真对待灵魂,占据了她原本天赋应得的云天无限。
  贪痴嗔是一种并不清幽洒脱的怨毒,世情的造作让人的灵魂弯曲颤抖,剜去了心目的清明而将原本素朴的情谜埋葬,让人于虚脱狭隘之中无法解脱终极的矛盾,如何使爱欲自由和教徒的责任兼顾并存?
  吉特吕德秉持的只是一分基于心窗心曲缥缈怡然的灵气,然而伪道德却向她拉开了一张面孔斑驳的令旗,依旧带有童稚笑容的她无法为自己的凄然申辩,只能用宗教严苛的神鞭鞭笞贬抑自我,而以放逐涅槃的方式忏悔那一个凄寂风化的精神存在。
  宗教存在的价值在于积极宽慰人的本质属性,在于慰藉受到世俗戕害而渐至冥顽漂移的性灵,然而却给牧师的人格风度带来伪的造化,让之无法从宦海深沉中舍筏登岸于生灭无度。人道的精髓在于宽慰五湖中杳然的孑孓,而吉特吕德的厌世正体现了现实消极打磨人类心曲的酷烈,真正的爱恋在于信任与放生,而非以一己愚情贪妄之执念给他人带来毁灭性崩溃。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