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读书·书评 > 详细内容

写意山水画中的鬼魅与现实——记日本电影《雨月物语》

发布于2016-02-13 22:26   浏览次   作者:孙启菲
《雨月物语》是沟口健二执导的剧情片,森雅之、京町子参与演出。该片讲述日本战国末期,两对夫妇的遭遇。
  电影文本的经典在于隐约的空灵温婉,一股倾诉生命人生沟壑的力道酝酿其间。细雨西楼还幻,如何以万全的姿态面对世事的艰难毁侮与孤伫飘移?如何以力挽狂澜的态势拯救野心欲望的膨胀与浮沉的纠结劳心?
  反战情结蕴含在叙事的波诡云谲之间,物价飞涨的战争年代,源十郎想靠经商发一笔国难财,
  却迷恋鬼魂化身的美女若狭,在故乡的妻子却在士兵抢夺食物时遇刺身亡。
  人性的本源充满了林林总总的贪妄和诡念。无法规行矩步的人生带有飞扬璀璨的迷惑性质,将人本的责任道义抽离,沦落为轻飘而缺乏实际指向的陆离。嫌弃糟糠之妻而与若狭如胶似漆的日子,使得源十郎于孤寂和葳蕤的情态中放逐,并将生命沉陷于乱世的沟壑而不自知。
  苟合于世的行径令凡夫俗子堕化,如仙境般的场景和飘扬委婉的乐曲是否能度化源十郎本质卑怯的内心?为求一己的洒脱放纵,而置妻儿坎坷倥偬的运命于不顾,本质上是否是一种对于自己的背叛?背叛来源于轻浮摇曳的炽烈情欲,更来源于世界观的扭曲,凄清和悔不当初的怨念是源十郎的终极归途。
  除风暴外一切残酷的东西都受到接纳。源十郎之妻宫木即便是衰朽为鬼魂也未放弃为人妻母的题中之义,没有将怒潮喷洒星空,也没有将厌世的波澜逐步掀起。依旧记取接纳丈夫的梦魂梦魇,体恤的菁华之义在于其民间山水闪烁的素朴秉性。
  源十郎的义弟藤兵卫则想投身军旅,在战争中出人头地。他由一介贫农摇身一变为拥有十名部下的侍卫,但妻子阿滨却被数十名士兵强暴,后沦为娼妇。世间必有灾祸莅临惩罚藤兵卫万恶的行为,因为他的物质化精神向度,使之灭却了人格操守也忽略了妻子阿滨作为一个女人的本性。
  与风流的罪恶相互勾连串接的,是对于名誉和物质功名的向往,而致使妻子阿滨沦为抑郁中彷徨的一叶扁舟。登高的那把扶梯毁灭了性灵的向度,令人把虚幻的短暂清欢当作本体的实质,使人的心全然失去了常态,并将终极的畅想寄托于虚幻的自由之上。
  阿滨的痛诉一反缄默的人间女子的常态,将藤兵卫的罪孽深重由着语言的抒发直陈于勾栏的晃荡,嘲弄着这荒诞惨怛的人间世将人类恣意的轻蔑毁辱,怒火中烧剿灭了藤兵卫心智根源的罪恶,并将阿滨报仇雪恨的凌厉铺陈其间。举案齐眉的价值受到了创伤,犹如一道道毁灭的门户,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的悲哀凌辱与极致的清洗申诉相伴生,最终藤兵卫为了与阿滨团聚而放弃军职。
  山水画一般的凄寂场景,写意山水画中的鬼魅与现实,将人的思绪拉至百态纷陈的世界,沟口所呈现的是凝结着刺目血块的浮世绘,所归纳的是属于女人的温良恭俭让的风韵抑或是凌厉话语的雄踞,惩罚的是世间毁灭性的刚愎自用和轻浮自旷的荣辱取向。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