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散文·随笔 > 详细内容

盛世佳节情人赞

发布于2016-02-14 17:14   浏览次   作者:孙启菲
  茜纱窗下,黄土垄中,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情致之终极运命也。
  情人奥秘在于内心涵养之体现,敬之爱之,不相隔,亦以把玩之心态默默观照之,方可成就一己性灵之风华委婉也。
  时值佳节,吾们应当考虑的是悔醒自我于爱情生灭中之德行欠奉。风雅颂的前世周遭造就今世的柔情回眸,爱侣于吾们身上投入的乃是与生俱来的赤忱专一呵。然而吾们却往往以为情爱缠绕固结自我而限定了己身自由,其实不知正是至情至性将吾们的宇宙观升华之新的高度。
  呜咽留存乃性灵之爱缱绻深挚的体现,可以负气,可以嚎啕,灭却了优雅,成就了惩戒,留存了严厉,呵斥了私欲,也是情人眷侣之爱丰沛淋漓逸景,未尝能够心似白云,意如流水,全乃拳拳之心的宇宙眷顾也。
  细雨西楼还幻,情致天然亦可生发腼腆,亦可留有泼辣明丽,都是超越了一己名利猥琐之心而犹有向善意念纯然。深刻的羁绊凌驾于俗世的扰攘纷乱,羚羊挂角,无迹可求并非执念之真纯可爱,而意向素朴抑或寻觅一分心窗心境之坦然,甚至向往一分排斥了忐忑的刚毅阿健之心,全属于情爱的知悉灵犀范围。
  情人眼里出西施,此言并非刻意造作,因循某种古旧的真理和价值,可以触类旁通应用到尘世的爱侣之间。爱之喷薄汹涌纵逸了分隔的界限和节点,将拉锯着的疆界系数消灭,于是玉石般的情爱酝酿于绵缈皎皎的人间世,并借重情爱之婉转,在彼此身上发现自我灵照慧根,面对心灵秘爱,上天也不敢有造次之语言抑或意念。
  爱欲和功名利禄相互冲突,和功利文明之保守自得相龃龉。爱之私我性在于使得自身进入开阔清平之人生境界,以啁啾之百般情态灭却叶落荒原之苦楚。汲汲于功名富贵并非过失,然而为了维护保守刻板文明婚姻,放弃与生俱来之真实情爱,自诩人间翘楚而自陷伧俗浮世绘,却实乃今之文明趋向一大观。情爱之责任义务在于教人维护灵性自尊,可以恣意哭喊于荒原苦寒,可以翩翩起舞于凄郁异域,可以视飞黄腾达为不值一提的人间琐细,可以将月落乌啼转化为失落但不势利的心襟。
  情爱之缠绵在于使人孤高化,灭却世俗纷扰自由自在,并终生缱绻追觅心中宏愿。现实之孤凄倥偬皆可娴娴略去,悠游于世间在于寻求灵魂的至德和依伴的仙气。雅舍梦呓让人懂得珍惜放逐后灵魂的嫁娶的来之不易,并以淋漓波涛的爱恨波澜体味生命的雷霆本性。
  情人佳节,愿普天下情侣皆能善待自我和佳偶,倾吐心胸不平事,告慰孤寒怯懦之秉性,并由本体之至性深情提升思维质素的完整性,以身作则替天下不能自由恋爱者代言,倚靠某种超越人间世的力量法则以彰显人道之公允。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