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散文·随笔 > 详细内容

我没有一颗透明的人

发布于2016-02-17 15:31   浏览次   作者:莫小北
有时,时间就像是没有长大的孩子,麻木冷血的看着这一切发生,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却不知种种事情她都是始作俑者。而我们被动却渺小地仰望着它的存在。--题记  
  我害怕深夜,因为会有一种无尽的悲伤袭向我;我又喜欢深夜,因为只有周围漆黑一片,我和我的眼泪才是安全的。  
  我时常找不到存在的意义。我不断的问自己活着到底是为了什么,时常被自己的问题逼到死角里。  
  我用一种事不关己的态度,一副什么都无所谓的模样,一副自己都看不惯的虚伪对待每一天,我是不太敢直视真实的自己,真实的自己或许比虚伪的样子更叫人看不惯。  
  是真的无所谓么?可为什么一想到她,还会掉眼泪?  
  我祈祷拥有一颗透明的心,和会流泪的眼睛。  
  我至始至终都未曾真正的了解过自己,我试图去了解,可我发现我太纠结。  
  我时常奉劝自己,眼泪是心里的毒,哭出来,会好受些。  
  我又时常暗示自己,眼泪是最没用的液体。哭,只能代表你懦弱。  
  心理暗示还是很管用的,我都不曾想起这双眼睛还会流泪  
  白天,我会戴上面具,不用酝酿就可以完美的展现微笑的样子。  
  夜里,我终于有种解脱的感觉,卸下带了一整天的面具,我已经笑累了,该休息了。  
  不要天真的以为,别人会看透你微笑背后隐藏的悲伤,因为别人对你的悲伤根本不感兴趣,因为彼此只是过客,仅此而已。  
  我没有一颗透明的心,怎么可以奢望别人一眼就看穿。  
  当有人真的看穿你,当有人会问你:你每天都在嘻嘻哈哈到底在掩饰些什么?是孤独?是无奈?是伤心?还是害怕?我突然又无措的不知如何解释。  
  有时候我觉得自己闹腾起来确实烦人,热到让人难以接受,甚至可以把人气疯,其实这只是一种自我伪装,一种掩盖悲伤的真实写照。  
  有时候我觉得自己安静起来确实可怕,冷到让人难以接近,甚至可以把人击垮。其实这只是一种自我保护,一种内心脆弱的真实写照。  
  朋友说我是人格分裂,其实不至于,我顶多算是双重性格。这也是我试图了解自己后的结果。  
  看着面具下的自己,发现“不堪”两个字已经无法形容。我不禁觉得其实带着面具挺好的,而那双湖水般的眼睛,只是用来微笑。不会再有任何东西可以激起涟漪。  
  很多网友都说我在无病呻吟,我不知道我该如何解释?  
  如果可以快乐,可以幸福。谁愿意难过?谁愿意受伤?  
  过多的解释,真的很多余。  
  春暖将至,那无与伦比的暖意,何时能驱赶我内心的清寒?  
  我还可以奢望它再暖么?就像冬去春来这般自然。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