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读书·书评 > 详细内容

山茶花与心的魔魇——记增村保造《万字》

发布于2016-02-24 23:57   浏览次   作者:孙启菲
  生活没有一成不变的体例,亦无绝对意义的情感堤坝的固守,更无精神矜持造就的自我平衡。律师之妻龙内顾盼凝眸于情感荒原之间求取派遣,在艺术学校学习绘画之际结识了富家千金——织物公司老板的女儿光子。
  当外表古典贞静实则内心有着飞扬跋扈意态纵横的龙内遭遇妖冶明媚的光子,她们之间产生了如何的化合反应?艺术的本质在于奔赴贲张与释放,极致的旁突和情感的融会贯通使得龙内和光子产生烈焰般的热忱,并非固结的潋滟抑或猎艳的驰骋,她们的心智放旷在裸体的画像之间。
  无惧世上人笑骂顽固,是如此炽热纯真。
  顷刻的性别指向意味着颠覆的动容,然而纯真之间掩藏着含混,炽热的象征流于苦闷的恍惚,当龙内倾心于这段同性恋情之时,却发现光子与小白脸英四郎另结连理,在地愿为连理枝的宏愿此刻惶惶然只能诉说着纷扰和凄清。
  龙内唯有继续着绮罗香泽的意识。卑劣假心假暧昧且背离人的人文秉性的英四郎觍颜与龙内铸造一段姐弟情谊,龙内排除芥蒂并答应与英四郎共同分享光子。而英四郎却将双姝的恋情告知龙内的律师丈夫古太郎,使得古太郎对龙内和光子的关系起了疑心,于是她们为了逃避俗世的纠纷缠扰,决定假扮自杀、怀孕,以避开丈夫们的耳目。
  问题的深刻之处在于,古太郎亦对金枝摇曳浮光声色的光子产生了非分之想,古太郎和龙内夫妻间与光子的关系更趋复杂,甚至甘愿被她玩弄于股掌之中。
  怒放与飘零,流于情感偏执狭隘的一面而不知深沉自省,凄异的离魂歌逐渐占据了灵魂的主流,唯有将孤魄继续抑郁放逐在绵缈的思绪间。
  光子的声色邪魅,书写着深刻的欲望交织和血霉,她的奇特在于排斥了社会化体系对于女性的定义和性别构建,树立起自我的旗帜向孤漠的人世瞥尽浑浊的望眼,她的觊觎和周旋为的是在各种关系之中游刃有余,而关键时刻又能够尽人事之巧妙,以绸缪婉转之度高蹈于杳杳渺渺的人世间。
  最终,为了摆脱尘世的纷乱哀伤,光子、龙内和古太郎决定三人共赴黄泉,以结束缠绵悱恻带来的原罪之殇。龙内发现又遭欺骗,光子和古太郎最终离世,而龙内却受孤苦尘垢之侵扰,受制于伧俗之讥嘲活了下来,并喑哑悔罪般的倾诉一脉情愫干扰。
  性灵的典雅生存已趋于无望,龙内最终发现自己处于怪圈的山崖,而周遭的物议倾轧已使她的清寂趋向于摇摇欲坠,现世的沟壑离乱让她茫然不知所措,爱欲与文明禁忌之间的矛盾让她倾向于内心的反刍,浑浑噩噩和内心的消极厌世成为她这一世至为沉郁的注脚。
  人的终极命途,是否只收束在狭窄的缝隙之间?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的训诫是否依旧具有山岚般的静郁?更为浑厚的生命力道可以留待世人臆测洞察。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