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散文·随笔 > 详细内容

浅谈念慈与过儿的母子情谊

发布于2016-02-25 14:42   浏览次   作者:孙启菲  
  穆念慈与杨过,他们都是携一世情谜而来,抒写绝世令人痛悼凄迷篇章的“正邪两赋”之人。杨过继承母亲的,是念慈的刚毅阿健不妥协不苟且,坚持那一分率性而为的本真与纯粹,爱的热力果敢而未尝有幡然悔悟——阿世媚俗的惺惺作态。他们清奇的风骨同属一端,悱恻的惊世之举带有片面真理的臆断。
  他们的道德都是属于个人悲悯世界延伸的自我道德,无论是否他们的爱情与顷刻之间倾覆动荡。对于爱的执着猛烈无论离合悲欢,他们的心智蔓延在曼陀罗花深挚的蔓藤之上,立足于实,而非外界的训导,殉道般的赤忱霁月让他们的性灵激越在杳杳渺渺。
  念慈之所以不传授杨过武艺,是看出了杨过的天资而不愿他重蹈覆辙,出于对杨康惊世绝艳的炽爱她无论如何也要保存腹中骨血,而痴心不愿改其情钟的她虽似一尾缺氧的鱼,却也不愿倾覆灵魂自我改嫁,而对于杨过而言,自我的意识更是绝对的终极,貌似有着与世调侃的揶揄婉转的他内心不存在调和折衷的迷心之路,庸俗、自私与极视听之娱的恶劣尘网趣味与他们无碍,有着魏晋清流的天然一脉情种的碎梦一般的周致。
  讲道德的人都是颟顸,将自我屈就在狭窄的瓶颈之中灵域视野无法舒展;将原则的人都是高贵的抑郁者,他们的道德在原则主导的趋势下自然而然生发衍化而成。而天性中至为尊贵的善良,与权力不相染指的高蹈其实是一脉相承的。
  所谓“正邪两赋”,指的是精神上的不觊觎,不造作,梗概而多气,不求秾纤之意态,而存灵照之悲悯,不愿闻达于诸侯,但求一己真人之至性,追觅缱绻心中至德宏愿,实现旁人不能够之自由意志之独有。个人的道德就是至善,颇具有悲剧主人公屏幕激流的意绪,他们不会要求自我全忠全孝,不会按照固化道德伦理的腥味逻辑行事,然而他们存在的本真即是诱导灵魂回归的道德。
  念慈和过儿的母子情,在神雕中只是惊鸿一瞥的概述,然而他们的行为都具有潸然——回环往复之美,生活点滴的记取在过儿的心志承载中早已潋滟成一道奇异的虹,意愿与伦理的冲突成为他们人生之间的题中之义,对政治漠然然而却又寄寓家国无穷之感,却又不曾落入国贼禄蠹的欺世圈套,愤世的波涛交织着爱恨,离乱的无常没有覆灭他们专一向善的心性,盛世的曙光在既存之间也给予他们无限的灵魂之质感,与遐想之企盼。

发表评论 :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