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读书·书评 > 详细内容

万劫不复的艺术观——记增村保造《盲兽》

发布于2016-03-03 14:20   浏览次   作者:孙启菲
《盲兽》是由增村保造执导,千石规子、船越英二、绿魔子等主演的剧情片。讲述了一位盲人监禁了模特秋子,雕塑出一个精美的人体工艺品,最后自首杀人的故事。
  每个人内心都有隐微幽曲的执鞭笞刑的倾向,每个人内心都有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受虐狂欢。
  浮生若梦,若即若离,如泡沫如陆离,戮力践行的不仅是崎岖险阻的路径,更是一种逍遥恣肆把玩的心情。
  盲人艺术家一雄偕同母亲将完美身躯的少女秋子带入密室时,灯光依次打亮。洞壁上参差排布的眼、耳、唇、鼻、手、足、乳房诸浮雕,以及二人于巨大女体石像上下追逐的段落。
  一雄的需求在于极触摸之娱,于幻月般的喜悦之感中获得自身存在的价值感。蜿蜒迷离又硕大陡峭的浮雕既是彼岸烟火,心之所向,也是其安身立命的价值根基。
  秋子的不可逼视的美感在于躯体,一切的艺术勾勒本质都是身体勾勒,只是她无暇顾及这无谓的放纵,灯火烛照中寻求的是逃跑的契机。
  母亲怨怼的深怒了,因为嫉妒一雄对秋子的如痴如醉而又纵横捭阖的惜爱。秋子施展着实战中的小聪明,意欲刺透一雄母亲耄耋的残垣,将一雄母子的关系打入一脉极致的穷图匕现。
  偌大的密室是迷失,是俘虏,是负累,也是触类旁通的机缘,氤氲在如湿如怨的潮水般空气中的,是象征性的人伦意念。
  母亲怒斥秋子,其做人体模特本质不为艺术,而是为了金钱?秋子怒不可遏,反驳说自己还是处女,胸中自有一腔至德宏愿。
  在排山倒海的喋血争执中,一雄为了秋子推倒了母亲,令其出师未捷身先死。
  一雄强暴了挣扎较劲的秋子,秋子特立独行的光华就此沉寂黯淡,并将心智放逐深陷牢笼。她爱上了强健有力的一雄,自此她的情致万劫不复。
  于是乎开始了虐恋升级,殴打、撕咬、嗜血,最终在秋子的授意下一雄割去了她的四肢,此时画面出现了隐喻蒙太奇,雕像四肢的坠落体现了艺术之梦的深刻沉沦。
  呓语般的魔魇完美的解析了盲兽飘萍般放逐的过程,在极致苛苦变态的相互鞭笞之际,他们的身心业已浸润疮疤和毁辱,在走向毁灭与感官刺激中,可以一瞥人的无根性和飘零感。
  支离破碎的具象物体,意态纵横,阡陌交通,是一雄所珍视的现世回馈和神秀,然而他根本不懂女性的身体,任性妄为的触摸狂导致了一场旷世极速的毁灭。
  极乐世界的大门洞开摇曳,心字疯狂驰骋,酝酿其间的是丢弃和毁辱的痛,汇入滔滔浊流,贬斥理想天妍,具象的享乐愈赤忱,其距离地狱的脚步也愈近。
  在回环往复的虐恋之中,可以窥视心襟的萎缩化,秋子的失明是一种隐喻,阴郁的囹圄氛围中体现的不仅是意态情致的无法舒展,亦是亡命天涯随波逐浪融入“艺术”萎靡苦果的象征。
  艺术素朴的初衷被消极沉沦。灵照的丧失,经久的灭却让艺术家一雄自裁以谢秋子,只剩下浮雕斑驳陆离的照影,以及那沾满蜡烛点滴的残躯。

发表评论 :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