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读书·书评 > 详细内容

维度和情感——记增村保造《青空娘》

发布于2016-03-04 19:30   浏览次   作者:孙启菲
《青空娘》是于1957年出品的一部电影,由增村保造执导,若尾文子 / 菅原谦二 / 三宅邦子 / 东山千荣子 / 三宅邦子 / 泽村贞子领衔主演。
  曾有一种淡淡的写意的清香,承载着许多愁;曾有一种世事洞明的幽烛回环的练达,斜倚明月几度触动看官的神经;曾有一种不经意间的纯挚动人,镌写着明朗芳馨,于散淡平和之间解决了孑孓子的飞扬跋扈。
  这就是小野有子,一个社长的私生女,也是社长妻子根深蒂固厌恶的使者。然而她灵异动人,思绪逸魄不会被浮光声色所点染,她宛若空中百合,精灵般的眼神铭记着笑靥如初的若隐若现。
  幽怨不属于她的瞳孔,气壮山河也不属于她的气色,她的清俊的仪表只沾染着淡淡的粉尘,纷陈的意态记取着稍许的潸然,回眸的俏丽属于越过晴空的那道虹。
  她可以在乒乓球比赛中夺冠生姿,她可以训诫顽劣粗鄙的同父异母的弟弟,令其为她的天妍逸魄而生发愧色,其气质才情又为两个男人所倾慕绝倒。
  思绪回荡在旷古的崖壁里,她不是绝对的舌灿山花却淡雅素净惹人怜爱,她不是刻意的巧取豪夺却又似一脉清癯古雅的琉璃氧瓶,她不是灵照的悦世旁通却又似江天一色的澄碧生辉。
  然而她的出现就像蜡烛点滴上的一道痕一般闪现在东京父母的家族里,哥哥的冷漠姐姐的仗势凌人都令他惶然不知所措,她的立子“母亲”对她的拒斥练成点和线的空间,异度的造化茫然一度让她沉寂,却以女佣人的素朴身份凛然自持,自尊没有被排遣,情感没有被深度的苛刻所异化。
  有子问父亲,为何有了立子母亲还要招惹她的生母,他公司里的女职员?
  父亲回答,我的婚姻是没有爱情的婚姻。
  糊里糊涂不追随毕生的情致和本心的结合,酿就的悲剧实在不能怨怼造化的消遣。父亲的抑郁粘合着呼啸,杂糅了心智的派生绵延而只能留下空寂飘浮的望眼。
  姐姐撕毁了有子生母的照片,还痛骂其狐狸精,有子的眼中含混着沮丧却没有歇斯底里的叫喊,奇异的东方情怀在有子的身上获得了完满的实践。
  漫漫寻母路,一个艳色气质同样丰富万华的实在。没有申诉,没有啼哭和嚎啕,熏沐在农家文化的有子以委婉清柔的亲昵依偎在母亲原本忐忑的怀抱里。
  有子认为父亲活得太过随性,辜负了两个女子而没有真诚的去爱。灵感和素性的净雅冉牧着完璧的熠熠夺目的光华,她的清奇俊秀而不失灵动果敢的静谧沾染着孤皎的月魄,怡然自得之间充斥着某种游离于财富与权势边缘的洒脱自适。
  最终有子收获了完美的爱情,蓝天无际似乎成为一个典雅而悠远的象征,象征着心智的练达和灵照远离了凄郁的意蕴。和母亲,老师,恋人放逐在无边无涯的天际之间,那些富贵却无灵魂逸魄的浊物再也不能伤害她的维度和情感,精炼的台词闪燃着迁移造化而与天游的意境。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