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读书·书评 > 详细内容

存在主义包含绝大文章——记增村保造《第二の性》

发布于2016-03-04 22:59   浏览次   作者:孙启菲
  中年男子宫路司郎年轻时曾是一名短跑运动员,他梦想着能够代表日本国家队参加奥林匹克运动会,但是二战却让他的梦彻底破灭。战后,宫路过着颓废的生活。
  当年的队友不愿见其沉沦,于是通过关系推荐他到木下电器公司的田径部执教。宫路非但不感恩,还强暴了他的妻子秋子。
  在万念俱灰之际,宫路偶然结识了木下电器篮球部的女孩南云弘子。弘子桀骜不驯的性格和出众的运动神经让宫路相信,这正是他一直寻找的人才。
  自此,宫路重整精神,全力推动南云向奥林匹克的殿堂迈进。
  “没有法律,也没有爱情。存在的只是你自己。”
  宫路的铁板箴言彰显的是个人通向自由王国的人格力量,他骄傲,他极端,他见利忘义,他蔑视一切的苟延残喘,特立独行的放纵让他深谙人性中最为神经质的存在。
  他的道德凌驾于一切法律和爱情构建的道德根基,底气是凯旋上升的自我砥砺和不可复制的人格肯定,他的奇特在于清奇俊朗的风骨和不惜牺牲一切成就自我的执着。
但造物弄人……
  秋子因为嗅到宫路猛烈的灵魂气息,野性与意志的回旋,以及他对于她全盘的否定而患上精神病。难免记恨的队友在弘子的女性证明书上记下她的双性特征,否决了她参加奥林匹克的欲念和机遇。
  “我的一生,并不在乎你是不是女性。拜托了!再给我一次机会吧!”
  宫路和弘子的交髯让弘子深慕其强健有力的意志魂魄。他们之间的激赏,是基于平等自由个体灵魂之间的激赏和爱慕,无关风月的特煞情浓,无关飘萍的销魂蚀骨,也无关年龄与世故。
  弘子大胆的与宫路汗流浃背的做爱,将一切滞哀与陈腐锈蚀的观念通通抛却,做一个真真存在的女性,成为独一无二的激越昂扬的个体。
  最终她在锻炼之后体力不支摔下山崖,宫路却发现她来了例假,他找到了队友,并在队友面前抛开踯躅隔阂,炽热执着的与弘子做爱。
  弘子终于彻底的成为一名女性!爱欲的砥砺是推动人类社会文明发展的不竭动力,弘子开始有了告别含混模糊双性体质的资格,有了凌驾于廉价思维与放逐性喟叹的硕果。
  然而最终她没有在奥林匹克——没有硝烟的战场上独步武林,因为是女子的缘故,她最终落败而未有破纪录的成绩。
  “她只是一个软弱的女子。为了跑步而跑步。”
  宫路的道德体系诉说着更为至性深沉的价值原理。原来赋予女性以激赏性别光环的,不过都是对于无辜者的造次而已。当人们学会以女性的观点尊重善待女性的时候,女性表达自我的契机和期冀才得以保存和完善。
  宫路面对神经病的秋子,历来强悍的他心中未尝不存在深挚的痛悔。秋子唱的歌说明了一种鹤立鸡群的奥林匹克精神,而对于这种异化人类灵魂的精神,宫路和弘子的别具一格的行为未尝不是一种深刻的解构和讽刺。

发表评论 :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