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读书·书评 > 详细内容

生年里醒时醉时,为谁而痴?——记增村保造《海蜇传记》

发布于2016-03-07 00:01   浏览次   作者:孙启菲
  有一种面向叫做魔力胭脂。
  无需红梅白雪的虚幻点缀,无需温润蕴藉的意态从容,无需清流急湍的自我垂训,无需道德荣辱的妥善告诫,她就是她,由美,十九岁的清纯女学生,年老色衰舞厅小姐的女儿,娇媚之处带有严正,魅惑之间点滴苦涩。
  和母亲同居的男人是个游手好闲的无赖之徒。当母亲去舞厅上班之时,他兽性大发的剥虾式的强暴了由美。醉醺醺的母亲得悉此事,仿佛韶光凝滞了一般,去掉了廉价胭脂的攒聚,露出了狰狞的保护欲的母亲本质,冲动之间杀了那个惶然毒刺般的男人。
  搁笔处,孑然生死。 母亲被捕入狱,由美不得不去舞厅谋生,从此开始了万劫不复的荒草遍生池。
  漏夜里,风雪至。年轻貌美虚室生白的由美很快成为抢手货色,被流氓骗到阁楼上接客,幸亏由美及时报警才得以脱身。一个英姿勃发的中年男子看中了由美,把她从流氓的纠缠中救出,并安排她到自己的店里工作,招待高级客户。由美犹若倦怠的庭前梅枝享受着这个彬彬有礼男人的倾慕,深挚的感情让她愿意献身,但男人却不愿越轨侵犯。
  如同困顿薄纸的由美愿意为男人献出身体招待高级客户,她想出了一种类似赌博的玩牌方法,赢了她拿走三万元,输了她用身体抵债,很快赢得了大批客户的欢心。男人的情人也是个店员,她嫉妒由美的成功和她对男人的吸引力,打电话报警抓赌。
  男人原来是个律师,曾身受社长的恩情,社长也相中了由美,花大价钱要和她结婚,男人虽然爱慕由美的霜雪冰姿,但为了由美和他的“前程”,要求由美解决心中固结的排斥接受这个原本显得非分的要求。
  由美一跃成了老板的妻子,而年老衰弱的老板却突然在一次激情后睡在浴缸里再也没有起来,由美成了他的遗孀。男人告诉由美,根据法律,由美如果没有孩子,那她也就没有继承权,老板四亿五千万的财产将被他的众多亲戚瓜分。已经越来越有野心的由美干脆拉住男人,要他给自己一个孩子。和心爱的男人上床,又将有巨额遗产可以继承,由美十分高兴,而男人却只是一幅“公事公办”的冷面孔,又让由美十分失望。意欲得到名利场翻滚的男人的深情,未免显得糟糠窘迫。 氤氲的红色灯光和转动的床碾显示着男人心浮气躁的意绪,为了目的不择手段的印痕。生年里醒时醉时,为谁而痴?
  在财产分配会上,由美出示了医生开出的怀孕证明,一干亲戚不由大怒,群起而攻之。男人阐明利害关系,并要由美拿出三分之一遗产分给亲戚,于是乎平息众怒。由美得知此时即使没有孩子,也能够继续继承遗产,于是独自打掉孩子。男人正在梦想过一段时间就和由美结婚,然后带着孩子三人和财产一起生活,听说由美打掉孩子,不由大怒,但由美告诉他,自己再也不打算结婚了。
  擦肩罢,西风独自。由美独自一人走在枯寂的树林中,神色越来越坚强。她的坚强来源于对于尘世最深最强的拒绝,宁愿踽踽独行品尝寂寞的苦果,享尽松岗明月抑或枯冷碑石的冰消,也要以决绝的姿态抨击卫冕人的心不在焉。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