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读书·书评 > 详细内容

海啸之石的高蹈坚毅——记增村保造《赤色天使》

发布于2016-03-07 17:42   浏览次   作者:孙启菲
《赤色天使》是1966年上映的日本电影,由增村保造导演。若尾文子,芦田伸介,川津祐介主演。该片讲述中日战争,年轻的女护士西樱被派往天津日本陆军医院工作的故事。
  “孤烟无垠万里沙,幸能与你踏。秦州冷夜你目光,灼灼如月华。”
  中日战争如火如荼。璀璨若流星的女护士西樱花被派往天津日本陆军医院工作。其清新,其懿德,其悉心的照料与潺潺溪水般的温存,吸引着一帮出生入死的士兵们。
  某日夜晚,夜黑风高,折戟沉沙的将士音调依然高亢,樱花被坂本为首的一众伤兵强暴,沆瀣一气只为贪求战火中情声欲色的满足。
  作为惩戒,坂本被重新派往战场。樱花见到伤重濒死的坂本,不救助之,导致其死亡。
  灼灼如月华的眸子,眉似一弯新月,然而内心充盈的却是愤恨与怨念。原来,战场上炮火辗转的淋漓,道德慈悲有限,美玉亦有瑕疵微澜。
  樱花和主治医生冈补马不停蹄,为了保住更多人的性命,截肢,责无旁贷。樱花衔一叶花,存万兜鍪,以一介平凡护士的心襟绽放甘甜潋滟。
  樱花抚慰了失去双臂,沉浸在抑郁悲怆之际的一等兵折原。擦身,抚摸,允许折原用双脚撩拨自己的下体,樱花的历经沟壑,刷新着她的新视野和人道认知。他们在旅馆赤裸相对,樱花帮助其洗澡。没有腼腆,没有驰骋于道德固化,她的新奇可爱绽放着荷中片片圆。
  然而折原最终跳楼而亡。兴许是樱花的熨帖伤害了他作为男性的自尊,他的羞赧在于依靠女性作为生命的依存,内心的惊涛骇浪让他悲痴,让他潸然,让他觉得和生命的价值依稀背道而驰。
  如果委曲求全不是最好的办法,那么就让海风吹拂了心悸肆意而去吧。否则,生不如死。这是樱花在硝烟滚滚的战场上害死的第二个人。
  樱花恋上了冈部医生。冈部由于成日面对战壕里坑坑洼洼的残兵,精神受挫,价值茫然而意绪反复,频繁以注射吗啡的方式麻木自己,从而丧失作为男性的欲望。以“阉割”的姿态出现在赤色天使的眼眸之前,人道拯救显得道阻且难。
  樱花帮冈部戒除了毒瘾,又用肉体锲而不舍的帮助冈部恢复了军人的战斗力和尊严。在这里角色和权利是被倒置的,女性的观看和拯救功能体现了增村保造的女性主义思想。
  冈部毅然充当了军队的指挥官,最终战死沙场,凄咽犹存。
  生命的复杂在于奥秘的牢不可破,而素性的触类旁通却可将仰之弥高的生存至理具象化,生命化。浮躁的盛世,屠戮的犹存带有不可磨灭的勘测性质,而人类行至如同海啸之石的高蹈坚毅却可以提高性灵的维度,将生命不可让渡的权利尊严铺陈体现。
  坂本的死罪有应得,樱花不受道德的负累而将自我被碾压的过程清洗。折原的死属于人道悲怆的后果,樱花亦不受制于轻浮挑逗的廉价思维。冈部的死才是战场上本质的深沉弘毅,将日月经天江河行地的卫冕标识于战场的牢笼中树立。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