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读书·书评 > 详细内容

风声如泣子规啼——记成濑巳喜男《浮云》

发布于2016-03-08 17:56   浏览次   作者:孙启菲
此片改编自日本女作家林芙美子的同名小说。影片描写了那种既不神圣也不崇高的男女之间不正常的“爱情”,是一部始终弥漫着浓厚的颓废和虚无主义色彩的影片。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
  故事的迷情不在于追魂,不在乎逸魄与哲思,不在于刻画茉莉胭脂的笑靥,古田雪子和富岗兼吾的婚外情,冷艳孤鸿影,青光飞朔寒,把一段和虚伪自私男人的怨情写就的淋漓尽致。
  所谓浮云,在于某种无根性,在于湘弦洒遍碧霄泪的失格,富丽堂皇抑或臭名昭彰都不是它的内涵,揭示那一丝丝留存的微弱的独立幽雅,放逐于有生也无涯的情感风波,妥协与无奈的放逐才是读解的正宗。
  胭脂泪,相留醉,几时重,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
  富岗和几位女子的凄寂恋情,作为悲欢的终结者他不敢恣肆,也未有学太上之忘情而负恩寡义,摇曳的是沉寂点缀的悔恨,汇合绵缈飘忽的思绪召开一道并不夺人眼目的水墨画卷。
  雪子的渗透力在于一股幽怨的凄清,凄凄惨惨戚戚,憔悴损的不仅是容颜,还是熔岩下无由爆发的脂翠嫣红。她的软弱和依附,回环往复的柔情依旧无法捆缚浮华浪子飘摇的灵魂。
  阿节犹若一道光华突兀的闪电,清晰怡人的倩影不仅是面具,五光十色的背后是寂寥悲戚的嶙峋。最终婚外情被丈夫知晓并被其所杀,锦瑟无端五十弦,没有心理的刻画和晃动,只有荒诞派身影的合欢留连。
  醉琉璃,人世间的欲念深苦在于情爱世界的无法完满。神态自若抑或潇洒自如只是可望而不可即的愿景,而深陷泥淖不可自拔才是最为痛婉的律动。
  生灭无度的世界布满了鸩毒,几岁光景的孩子从光线中闪回至黑暗布景,欢乐熙攘又抽离于外的设置,体现了无从抗拒的寂寥与空虚。想要手执长剑星矢而挑尽世间百态的污浊与砥砺,只是一介海市蜃楼而已。
  人生的主旨是覆灭,哪怕倾国倾城,哪怕美玉无瑕,阆苑仙葩的奇景不过忽明忽暗的虚空,而毕生的光鲜又如同落花流水,落英缤纷满地残红。
  奋力争取的后果是失败和压抑,而雅意总会随纵横的压抑灭却,盛世的浮华内心的倥偬终究会毁于一旦,而清流的意识霁月的爱恋又会随糟糠的厌倦而消逝。
  纵然是举案齐眉,到底意难平。生命好似一杯灼灼的雄黄酒,笃自酌饮其中的悲怆潋滟,最终会被打回原形,而品尝浮世绘的极致倦怠。意欲纤华毕露,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最终会被万华竞艳百舸争流的时代所毁弃,被迷踪旁突的世界所厌倦。姹紫嫣红开遍,都这般付与断井颓垣。
  柳絮因风起,身世飘零,魂消香断,人之寂寥在于独特的孤傲和无法褫夺的艳丽。骨骼的清奇和寄寓的缤纷未尝在生命流逝之后寂灭,富岗不是空心的造物,风声如泣子规啼的绵绵不尽的心念将会缭绕他背离寡德的一生。
  孤身飘舟雨雪中。

发表评论 :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