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读书·书评 > 详细内容

裹挟的意旨和潸然——记贝蒂戴维斯《香笺泪》

发布于2016-03-08 21:18   浏览次   作者:孙启菲
威廉·惠勒导演的经典文艺片,因为导演技巧的精练节制和几位主角的出色表演,这个通俗剧故事变得相当耐看。人物之间的复杂互动关系和深沉的光景效果均加强了情节的戏剧张力,故事发展也有一波三折之妙。
  精致的玲珑宝塔困不住她的极致魅惑,丈夫的情怜密爱挽不回她的奔腾跳跃的灵魂,甘甜潋滟的社交生涯改变不了触礁航母放旷难持的天性。
  这就是莱斯利,纠结在欲海情魔中无法隐身而退的角色。
  在马来西亚的橡胶园中,莱斯利将来访的哈蒙先生开枪打死,并声称是自卫。善良敦厚的丈夫罗伯特对于妻子的话字字不疑,遂委托律师朋友乔伊斯替她辩护。
  不料死者的妻子出面,表示手中握有一封信,证明案发当日是莱斯利主动约哈蒙先生前往,律师和莱斯利用上罗伯特的全部家当一万美金在哈蒙妻子手里买下了这封信,于是法庭的对峙中莱斯利被宣判无罪。
  复杂的互动关系和深沉的光景效果交织成诡秘而难以言喻的世界。
  莱斯利最终对罗伯特承认自己的罪行,罗伯特深爱妻子,仍旧动情的吻她,然而莱斯利却说,她爱的是那个被她一枪打死的男人。
  蒸腾的情感带有煮沸的波澜,什么闲愁,什么乔木,什么橡胶园的风尘倥偬都无法洗脱莱斯利与生俱来的困惑,那是不安分的灵魂傲雪霜枝无法矫揉回环的气魄。
  杀人是因为对方已经不爱自己,残缺的生命体系无法凝寂,无法安然,只有任由荒诞和忐忑在身体的周遭奔突蔓延,华丽的屏风上布满了回眸一笑的血滴子。
  千娇百媚终致孤凄,诉说着曾经的霁月光风甘甜潋滟。也只有一颗纤细、敏锐的高蹈心灵,才能将生世的浮沉契阔囹圄领悟于心。
  像骰子一样在地上翻滚,还有喷上那些为了尊重别人的香水,虚伪狡猾的掩饰自己的不纯动机。浓妆淡抹,不相宜的是嫉妒执着的欲念和踯躅往复的情感。
  虐恋,警示,诅咒,撒泼,种种一切挽回不了心上人的飘忽犹疑的心灵。骄傲的血色照影在光华孤高的逸魄,无法简单的鞠一把清泪,只有任由匕首在心灵的攒动之间剜上刻骨的印痕。
  莱斯利不是不爱她的丈夫罗伯特。只是由于这个敦厚之人无法满足她排山倒海的情欲,爱则一定要化为繁花漫天的占有欲望,而愈是无法掌控的则愈是有价值的,无论罗伯特百般缱绻温存,千依百顺,她的心目中只有如同暗夜幽灵般的哈蒙。
  生命的困惑往往由于繁复的偏狭。偏激狠烈是她的气度,显得波光粼粼而璀璨万华,抖擞的意志只为了灵魂向度的苛求,立意的高深让她在闭塞的空间一展自我的弧度,而情韵的深挚让她不会对自己的行为忏悔吝惜。
  气象万千毕竟胜过空虚倥偬,灵异飞扬毕竟盖过龃龉的盘算,偎依知足毕竟胜过那分精雅而又苛苦的暴戾。
  大千世界的浮光声色皆可娴娴略去,她死于哈蒙妻子相携派来之人,裹挟的意旨和潸然,茫然情致的穷图匕现,那些浮沉一概已于她无碍。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