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读书·书评 > 详细内容

休涕泪,莫愁烦,人生如朝露——记许鞍华《女人四十》

发布于2016-03-11 16:41   浏览次   作者:孙启菲
《女人,四十》是由香港嘉禾娱乐事业有限公司出品的剧情类电影,该片由许鞍华执导,萧芳芳、乔宏等领衔主演。影片讲述了香港一个典型的职业妇女如何在家庭和事业之间争取平衡的故事。故事的重心为剧中的女主角阿娥(萧芳芳饰)在婆婆意外过世后和患上阿兹海默症的公公(乔宏饰)的相处过程。
天自然高,地自然厚,日月自然明亮万华。
家住旧楼性情火爆的孙太阿娥,每日奔走于家庭与公司之间,为家人公司处处精打细算。她家中有做驾证考官的丈夫,念大学的儿子,待她若亲生女儿的婆婆及军人出身的臭脾气专横公公。丈夫弟妹一个住在富人区,一个远嫁台湾,平日与他们疏于联络。 
突有一日风寒临侵,婆婆的病逝令公公变作痴呆老人,他脑里只有旧事若干,眼前只识阿娥一人,所做的荒唐事一件接连一件,阿娥一家疲于应对,在家安心做主妇的弟媳与妹妹又不愿伸手相帮。
依旧记取世俗琐事生活中的淡然和怅惘,不能省心的日子远离了漫天飞花的浪漫,却有着深厚的伦理与风度的哲学。复调的生涯劳心劳力,却不能使阿娥推辞倦怠,繁复的使命渐趋煎熬,却无法让阿娥空虚倥偬。
休涕泪,莫愁烦,人生如朝露。
大道流行而不炫耀自居,德有所行而不自夸,质朴平常的生涯没有飘移和放逐,却是浸润着灭却了污浊枯竭的细语芳馨。
在太阳和月亮的侧影下走路,收获隽永而远离祸患。秋阳照耀的林荫小道,也许,活着就是这么一世,遗失了记忆却丰富了情感的维度,考验了耐性也收束了流于浮躁的冷漠与倦怠。
生命伊始,意识之中独具的梦幻相仄仄逼来,筋骨受迫的窘境之中却可施展一己的才能。抓住像藤蔓一般的树枝跳跃其间,不会担忧遭遇心的屠戮而纠结回环,不会担忧生命的枝桠因为被剪掉和毁坏而神智昏厥,不会担忧浮光声色的照耀而洗去原始的素朴秉性。
暗香浮动月黄昏,阿娥似有还无的泼辣犹若山涧中若隐若现的浮石,不经过刻意的雕琢,没有人工浮泛的点染而秉持真人的至性,她说道,其实上班才是她人生的最大幸福,丈夫说,你生命的最大幸福不是嫁给我吗?
目光所向就是大道所存,其实她的辞职就已显现了伦理的心之趋向,歌舞升平与薪资不能成为衡量女性的标尺和价值,若仅仅明于礼义和功利路途而拙于知人心,阿娥不过是万千沦陷于金钱势利的殉道品。
困惑,坚强,无奈与坦然,集结于阿娥日夜无隙的灵魂中,不缥缈随性,不诗情璀璨,却在世俗烟火中绽放属于自己的清奇逸丽。
趟过生死劫,公公亦用自己的方式对人到四十渐有心无力的阿娥表示着感激。
和公公从老人院归家在树下的步伐,交织着漫天棉絮的深沉浪漫,公公以为棉絮就是雪花,像个顽皮的孩童在棉絮之中动情的雀跃着。内心没有体悟依赖空洞的理论和求教去体悟,又焉能悟到絮语的缤纷与造化的须臾?
最终公公认出了自己的女儿,还夸赞其美丽。忐忑的灵魂终于寻回了属于自身的自性,并将一抹周致的温暖洒向至为亲近的人,此时的情绪虚静而空灵。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