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读书·书评 > 详细内容

浮华聚拢,修得一世繁冗波澜——记贝蒂戴维斯《彗星美人》

发布于2016-03-13 23:46   浏览次   作者:孙启菲
《彗星美人》是20世纪福克斯电影公司出品的剧情片,由约瑟夫·L·曼凯维奇执导,贝蒂·戴维丝、安妮·巴克斯特等主演。该片讲述了好莱坞舞台生活的内幕,以及一个心怀阴谋的女人是如何登上名利之巅的故事。
冶容多姿鬓,芳香已盈路。
所谓彗星,脱离不了美人迟暮的悲剧背景。来自威斯康辛的伊娃通过狠辣诡异的欺诈和诡骗顺利打入好莱坞,成为灼灼耀眼威风凛凛女明星玛歌的跟班。她甚至通过潜心的巴结剧评家,以及和大导演攀谈暧昧等拉拢人脉的方式,收获了属于她的一切世俗荣誉和奖章。
火光闪烁,火焰汹涌。
玛歌的皓腕凝霜雪是具有真正的将才风度的,她已经不稀罕伪装自私,或者说她已经疲于伪装自己,诚如她所说的,“女人的事业真是滑稽,你为了爬得更快,而抛弃在楼梯上的东西,忘了当你又变回女人,会再需要它们。”
每个女人在通往世俗成功路途上所失去的,是童稚的天真,诚如曹雪芹所哀悼的,青春凋零童稚凋敝的清淤世界。曹雪芹的痛婉,是针对嫁人后的女性归附男性功利道德系统的悲剧,而彗星美人们的悲剧,则是浮华聚拢修得一世繁冗波澜的悲剧。
成名后的伊娃,说出的话就不是自己本性所说的,而是他人的教唆性言论。一语道破了缠绕捆缚于名利之间的灵魂真相。
眉似远山不描而黛,唇若涂砂不点而朱的生涯极影业已一去不复返,辗转于沟壑应对于名利场形形色色的男人成为彗星运命的终极,说不准哪一天就是自身黯淡殒命的一日。
凌驾于芸芸众生的幕后黑手,或者说操纵力,指的是固有残缺的体制。体制需要吸纳,而在吸纳的同时也教人喷上为了尊重别人的香水,甚至让其以削足适履的方式解决个性与体制冲突的终极难题。
俏丽着的容颜明艳动人,然而本质上却缺乏自我救赎的人道力量。最终伊娃的跟班出现,当她披上霓裳羽衣,捧着伊娃的奖杯纵情缱绻的在镜中自我欣赏时,她的心智已然沉沦在浮光声色的潋滟中。
“女人的不论喜不喜欢,每个女人的事业都会结束。”
伊娃这朵伪白莲最终也无法逃脱跌宕沉寂的命运,因为人性固有的瑕疵让她的心灵聚焦于更为痛苦的凄寂和沉郁。美轮美奂的艳世主义者都想最大程度的攫取财富占有青春,然而未曾痛悔蔑视游戏规则而造就的劣迹斑斑。
人是终极目的,彗星美人们却把自身当作了占有功名富贵的手段。在这个体制内,男女们有着相似的性格,说着重复套路的老话,老化的是体制冰封的自我固化,不可思议的是体制对于全局的渗透力和掌控力,而真实的性情,极其富于个性化的言语则于人间失格的悲怆中被人所遗忘。
涛声依旧,伊娃的跟班自我欣赏的时刻被放置在多维度的镜子之中,产生了光影效果——无数个彗星美人们通过牺牲个体化的方式来迎合残缺毁辱的社会。那一刹那的场景赋予影片无限的遐想和意韵,让人以更加悉心的方式备份自我的初稿,于清明开化之外审视那些纠结于体制之间的神志不清。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