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读书·书评 > 详细内容

奴役般毁损人道的意义——记许鞍华《桃姐》

发布于2016-03-14 20:26   浏览次   作者:孙启菲
《桃姐》是2012出品的一部文艺电影,由香港许鞍华执导,刘德华、叶德娴、王馥荔、秦海璐和黄秋生等联袂出演。影片于2011年9月5日在第68届威尼斯电影节首映,并获得该届威尼斯电影节的最佳女主角。电影是以人命名的电影,讲述一位生长于大家庭的少爷罗杰(刘德华饰)与自幼照顾自己长大的家佣桃姐(叶德娴饰)之间所发生的一段触动人心的主仆情。

没有意志和自由的存在,只有蚀骨的凄寂,没有洞若观火的丰富觉知,只有奴役般毁损人道的意义。
顺民桃姐展现给观众的,恰恰是温情伦理剧被撕开的那一层温情脉脉的面纱。桃姐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身守护的,仅仅是一个为了回内地拍片而不顾及她死亡那一瞬间的干儿子。
桃姐的顺民思想极其丰沛。明明在罗杰家奉献了一辈子,资产却不足三万元,另外她的第一笔工钱只有五元整。虽然她强调当时的五元钱可以买一座楼,然而罗杰亦是不信。苛苦的压榨和剥削让桃姐失去了把握一己运命的意识,殒命的结果仅仅是干儿子的作揖。她和罗杰千挑万选的养老院却是需要她在鼻子里塞上卫生纸方可如厕之地,可见条件之坎坷跃然纸上。
桃姐的挑剔就是罗杰的挑剔。当她诉说着罗杰的一切生活需要,电饭锅甚至菜样之时,气走了来应聘的保姆。她的顽固让她找不到自己的代替品。罗杰家连微波炉也没有,热牛舌只能用小火慢炖,体现了廉价剥削劳动力占据的残酷性。其实桃姐所有的气势和威仪只体现在面临社会更低层人民的时刻,而面对高高在上的统治者她却用廉价思维贬低自己。
桃姐冥顽,居然纵容嫖客和妓女的行为,唆使干儿子罗杰再“借给”秦沛饰演的老者三百元,并带有生涩气韵的轻轻喟叹了一句。主动向变了质的男权社会邀宠的行径,导致了秦沛的莫可名状的深层次感激。然而后果却是加重了后者的污浊,物质社会的混沌正是由于这种普通劳动妇女的意念和纵容。如果原谅嫖娼也是一种美德,那么这种道德主义肆意横行的后果肯定加深社会的腐败浑浊。
在桃姐因胆囊炎住院后,牧师用什么“哭有时、笑有时”,什么“人生最甜蜜的欢乐都是忧伤的果实”之类的鬼话加深了桃姐作为奴仆佣人的本质属性。桃姐在这个大家庭体系里没有适度的自性和自尊,一切捭阖皆听从他人固化的言论,而自己未有认识自我和人世间凄凉本性的能力,一如桃姐这个名字,连罗杰家的孩子都称呼她姐,她的年长者的身份被淡忘在称呼的怠慢里。
东亚复杂隐讳的伦理道德关系,桃姐朝不保夕的命途归化旅程,都一一铺陈开来。很多人感动于罗杰对桃姐的好,实质上这只应当是罗杰一家的义务。罗杰的姐妹说,罗杰小时候,桃姐偷偷给罗杰开汽水,还不给我呢。充分体现了被奴役腐化的桃姐重男轻女的思想根源,她的一生,不是积极谋求自我存在价值的一生,而是向苛刻异常的统治阶级献媚的一生。
文艺的风尚在于显示那些未完成的抑或正在完成的自由,无论是积极自由的绝对争取,还是消极自由的自我守望,都是不同于桃姐一套低级谄媚人生哲学的一方愿景。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