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读书·书评 > 详细内容

生死殊途,干戈落寞——记三村晴彦《天城山奇案》

发布于2016-03-15 00:55   浏览次   作者:孙启菲
《天城峡疑案》是由三村晴彦导演的日本电影,由三村晴彦和加藤泰编剧,田中裕子、渡瀬恒彦等主演,改编自松本清张的短篇小说,讲述了离家出走的少年路遇欢场女子从而引发出一场悬疑三十年的凶杀案。
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
为了那韶颜稚齿而做出气沉山河的妄动。
铁匠的十四岁儿子,国小高材生健造,在目睹了母亲和人交髯苟合的污秽之后,心襟之中充满对于造化不信任的茫然。好不容易收摄了心神,却被人间最珍贵的情感吸引。
乍疏雨,何曾洗清明。唯有一滩鸥鹭,讥嘲风声鹤唳。
健造在离家出走的路途上遇到妓女大冢花。腮凝新荔,鼻腻鹅脂。少年胸中夹杂着噼里啪啦不自在的悸动,诉说着深沉浮世的欢悦和苦恼。
大冢花撩拨健造,芳自杜若的情形让少年不自觉的淌汗,唯神灵的意旨方具有这般不可思议的震慑力。
水湄兰杜芳,采之将寄谁?大冢花和工人交髯时刻的情景,被健造抑郁交织的目睹,在他眼里,她仿似来自天边的女神,在无涯空寂且落魄时光中唯一的寄托。
少年健造的耳边升腾起母亲和人苟合之时的声音,那声音带有体气轻盈的意旨,带有羁绊连心的戕残,也带有生世飘摇的无忌。
冰库的木屑堆上,又冷又湿。少年的心意燃烧着怒火般的野罂栗,在那即将爆裂的一刹那,女神的寂灭在他心中定等同于母亲优柔的造次和落寞。
少年健造拿起刀,在工人面部、身体的周遭狠刺了下去,殷红如织,不放手,杀伐追至天涯,直到尸骸。
形警部专员田岛等人认定大冢花是杀人凶手,残酷的审问盘诘,山雨欲来风满楼之势惊吓了大冢花,她俯首认罪,此间仍有心意寄放瑶石。
雨中的诀别。认可自命清流的人都不会不叹惋她灵犀般的回首,而他所无法更替的是疯狂杀人的事实。
在法庭上,她翻供,但无论如何都没有供出少年健造。她早已了然于心一切事实的真相,因为她了解世间只有健造才能真正欣赏她的芙蕖碧波的咄咄艳色,而少年于她之心灵业已沾染下业根。
大冢花无罪释放,然而不久却风卷残云般的死于肺病,当几十年后的健造得知这一消息的时候,内心的波涛汹涌和不经意流淌出的悔恨。
而警方之所以没有成功破案在于先入为主的成见。查案不应当因循灵感,而是事实,抑或价值。
少年健造的灵照毁于一旦的因由,与其说是大冢花的妖娆情挑,不如说自己思绪的放旷绵缈,以及那脆弱如斯的人性劣根。
微晕红潮一线,拂向桃腮红,两颊笑涡霞光荡漾。必定是健造见过的人世间最纯粹的美态,可惜那美态夹杂着声势汹涌的情欲审美,让他灵魂淤积的伤痛于顷刻之间全然爆发。
雨中诀别的缥缈一瞬,五脏六腑都回顾那相知相逢一刻的悸动。生死殊途,叩问的是人间世抑或造物主的卑微的残忍,缘起缘灭的凄清回眸,在他们眼中是如此的珍贵,他为她杀了人,干戈落寞,手术台上的寥落或许已为他做了爱的一生鉴证。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