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读书·书评 > 详细内容

烟云造化的记忆追逐——记广末凉子《零的焦点》

发布于2016-03-15 19:47   浏览次   作者:孙启菲
《零的焦点》是由日本东宝映画制作发行的131分钟剧情影片。该片由犬童一心导演,犬童一心、中圆健司编剧,广末凉子、中谷美纪、木村多江、西岛秀俊、鹿贺丈史等主演,改编自松本清张所著同名小说,讲述的是鹈原祯子为了寻找新婚期间行踪不明的丈夫,单身前往金泽县。谁料之后竟然发生了一系列难解的连续杀人事件。

悲天悯人的创造性思想,在脂翠嫣红的靡靡画卷中徐浮展开。
佐知子(玛丽)是上过女子大学的知识分子,在空袭中父母都死了,于是从大学退了学,为了给患肺病的弟弟挣治疗费而做事,在离开前只和将校级的军官上过床。
田沼久子(艾美)父母肺病死了,哥哥在战争中死去。
牡丹应与艳色同盛。佐知子和久子留待相依为命,无法珍重芳姿昼掩门的沦为美军的潘潘女郎。
鹈原宪一化名益三郎,与这两名女子有了接触。渐渐地,宪一和久子成为情侣。
然而宪一为了向上爬不顾一切,在经人介绍认识了美丽贤淑的闺阁女子祯子之后,互相倾慕不久即完婚。
婚后不久,宪一受命前往位于金泽的分公司办事,却并未在预定日期回返。祯子无法继续等待,遂起身前往金泽。在这一过程中,祯子发现自己对丈夫并不了解,鹈原似乎隐藏着无数的秘密。
佐知子摆脱了潘潘女郎的身份,化作社长室田仪作的夫人,她对于自己屈辱且沉痛不堪的历史,与其说是无奈辛酸和追魂般的避之唯恐不及,不如说是伤口结疤之后的百般造作和掩饰。得到成功之后百无聊赖的失望眼眸。
她的艳丽充斥着悲观的怨毒,她的规格浸润着恣肆的情绪汪洋。权力和欲望的失衡促使她将写下遗书伪装自杀的宪一推向金刚崖壁,编撰了室田仪作夫人高蹈杳杳的姿态,却毁弃了久子的真纯幸福,将无望的悲风化作伤势的留痕于顷刻之间倾覆。
久子跳崖自缢。狂暴的风雪席卷着希望的幻灭,将人的命途人的终极封存的痛打入一脉穷图匕现。伴随着呼啸的风,佐知子怨毒哀伤的眼神中充满了绝对的淋漓悲苦,她呼喊着姐妹的名字,看到那张字迹依旧清晰的母子证,心潮澎湃之际遁入危险倥偬的空寂。
佐知子用威士忌中的氰化钾杀了宪一的哥哥宗太郎。
承担着民族和历史的悲哀苦痛,佐知子的觉知灵照成了杀手党般的与世隔绝。她的布满血迹印痕的殷红面孔带有对于历史存疑的种种罪孽的假设,而心灵的枷锁让她最终化作一道炽热耻辱的火焰,片刻之间化为乌有。
在外国游船上发现了佐知子的遗体。
一部戏的节奏,不在乎快慢,而在乎是否熨帖人物的情境,是否简静而克制的描述一己的性情悲欢。佐知子和久子的悲伤,在于战争给人带来的淋漓悲怆,曾经她们夜月踏琳琅,也有着风华和梦想。
佐知子最后告诉祯子,其实宪一最希望的是和她一起好好的生活。要求一个自私自利的男人去承担爱的苦痛并敢去面对未来是否显得自作多情?
影片结尾的画像是佐知子弟弟为其画的现代画像,主体的凄离凌厉也已渐渐淡出观者的视野,而其身世浮沉就像历史渗出的绝望泉源一般,经久不息。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