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读书·书评 > 详细内容

幽咽月森寒——记松雪泰子《颜》

发布于2016-03-25 22:24   浏览次   作者:孙启菲
想成为自己以外的人,是一种原罪,抑或是难以抚平的创伤?
月缺了圆,在往生命途中的路径里迷失,得到是蝉联,抑或是梦里醉欢一场的幻影?
小暮凉子在通往成名的道路中所付出的努力和辛酸无人能知。九年前,来自九州的小暮为了生计,不得不在一间向美国大兵卖笑的大众酒场打工。
屠戮是漫天的雪域无涯。小暮结识了浪荡男子饭村恭三,希求他心甘情愿祭心度我的时刻,却饱受欺凌和毁辱。残梦斑斑,刻骨铭心的耻辱之际,她在雨中杀死了饭村,并将其踢入山隘。
摇身一变,小暮成为了东京话剧团白杨座女演员,并意外得到名导演的垂青,演技得到认可,并有望在下一部戏中担任女主角。
昨夜西风凋碧树,她的苛求自我以获成功的意态,感染了下一部戏中的男主角新堂,她通过献身的方式得到了属于她的角色。
而今成名在望的她,素面翻嫌粉涴,吐气如兰似烟,焉能让当年的目击者——饭村青梅竹马的真奈美指认?于是乎下定决心如论如何也要扫清成名道路中的障碍。
她以梅谷里子的身份给真奈美去了信,要求与之见面,并指认当年杀害饭村的真凶。后将其骗至黑谷青龙寺,并让真奈美喝下了含有氰化钾的水。
孤注一掷,奋力一搏,生命没有勉为其难的苟合,只有寒鸦啼破魅影惨淡的阴狠和决绝。
其实她的心灵早已憔悴如孤寡。
真奈美却从小暮演出的剧情片中认出了她,她的抽烟的侧影和当年在火车上抽烟的侧影完全吻合。
记者发布会上,在警务咄咄逼人的逼视下,小暮最终于荒诞中选择了自尽。从曾经的霁月无边的爱恋,秋风秋雨愁煞人的怨念,以及富丽堂皇的自我宽慰解脱中,彻底的抽离。
如果生命只是为了求取典雅生存的一点零星的希望,那么世道的喑哑浑浊又使世人付出了怎样的代价?清泪涟涟零如雨,她的作为已经无所谓道德,无所谓禁忌,只为了将一腔对于浊世的愤恨发泄。
海王星辰的感召力依旧,她的所作所为无非为了物质名利,然而气性最终被腐化的欲望玷污,羁绊连连而未尝有自我解脱的救赎力道。
无论是婉转玲珑的剔透,抑或恃才傲物的大气,都集她于一身。然而是生灭无度的苦难毁灭了她,让她在孤僻无涯的苦海之间放逐,幽咽森寒。
诚如当红女星五十岚晶子所言,她的丈夫爱的是她原原本本的自我,她不想再饰演虚伪的自己,于是隐退。小暮的胸中只充斥着听罢此言的茫然和困惑。
也许,要求每一个人可以秉持“平平淡淡就是真”的信念根本就是一种妄求。执着于踯躅和束缚本身就是人类无法超越和逃避的宿命。人生在世如同蜉蝣,意欲以嗜血的姿态获得属于自我的盘桓,究竟是天公地道还是本质的作孽?

发表评论 :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