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原创小说 > 详细内容

沐嫣

发布于2016-07-09 08:21   浏览次   作者:孙启菲
七月的江南,花海繁复浪漫,蝉噪夹杂着风物特有的欢快和缤纷。
江东才俊邱恩俊参加了名媛淑女沈沐嫣的比武招亲,无奈败下阵来。那一日沈沐嫣以白色绢布遮面,身段气韵交织着无与伦比的贵族气息。
沈沐嫣迷上了邱恩俊,因为他听到她说承让二字的时候微微一笑,笑的很丰富,很迷人。功利浮泛的当世缺的是自然笑万物的气度。
沈沐嫣让自己的婢女苗婉仪夜探邱府。第一夜,苗婉仪发现邱恩俊正在自家的后花园,温泉池里沐浴。内心噗嗤一声笑了,认为这个佳公子做一个男体模特绰绰有余。于是脚勾住房檐,使出一招,将沈沐嫣托付的一封信风驰电掣般的发到邱恩俊的温泉池边。
邱恩俊略略觉得诧异,环顾四周,苗婉仪却早已使出轻功凌波微步,佳人自鞚玉花骢,翩若惊燕踏飞龙。迅雷一般的轻踏在这绿柳居的房檐之上偷偷注目着邱恩俊。邱恩俊发现了信,拆开一看,是娟娟秀丽的小楷,“人谓我天生情种,实则别有伤心处”。邱恩俊心想,莫不是沈府小姐给我的信?心如鹿撞,却又为这番唐突造次而心怀愤然。邱恩俊从小受到的教育就是仁义礼智信,父亲不甘于做一个武夫于是尽把儒学经典填鸭式的教给儿子,导致他经纶满腹而又素言有致。
第二夜,苗婉仪又来看邱恩俊泡温泉,使出一招撒手锏,将一粒珍珠用弹指神通弹进邱恩俊的浴池里。水的波纹随着氤氲的烟雾如炽如织,邱恩俊暗暗纳罕,拾起珍珠发现上有裂隙,于是剥开,发现内核竟是两粒九华玉露丸。邱恩俊知道又是沈沐嫣的小把戏,于是吞服了两粒九华玉露丸,甘美非常。苗婉仪心想,这位公子哥儿也不怕豆丸有毒。
第三夜,沈沐嫣将苗婉仪点了睡穴,看准位置将苗婉仪抛入邱恩俊的玉制长榻,然后倏地离开了现场。邱恩俊看到苗婉仪惊了一下,因为苗婉仪的身段和沈沐嫣相仿,以为这就是沈家的独女沈沐嫣。苗婉仪隔户杨柳弱袅袅,恰似十五女儿腰。
云想衣裳花想容,邱恩俊不免看的呆了,心想这可是天下掉馅饼的好事。于是披上于道观觅至的黄色袈裟,如同轻罗小扇扑流萤般蹑手蹑脚的走到苗婉仪的身旁。春梦恰似纯真,渐行渐远还生。
邱恩俊却立住了脚步。心想,至人无己,神人无功,圣人无名。道观老者曾谆谆训喻说,有最高修养的人,能够顺其自然,不凭自己的意志行事;能够顺应自然神异变化的人,无意有求于人类;深识万物的人,不羡求任何名位,应当也包括美色吧。
邱恩俊心想,我是素心素面之人。却不想对自己的生命本能撒了谎。
第二天清晨,苗婉仪睡穴自解离开了邱府。
三个月过后,邱恩俊同沈沐嫣举办了八人大轿的婚礼。
邱恩俊总觉得有些不对味,想到那一句“实则别有伤心处”,莫非沈沐嫣曾有过情殇和陆离?那两粒九华玉露丸中是否透着蹊跷和诡异?沈家小姐以身体试探,这番造作是否过于轻佻?
到了入洞房之际,邱恩俊揭开了沈沐嫣的红布。不禁惊得呆了,比之那夜在邱府的神秘委身女郎更精致更美。梦笑开娇靥,眼鬟压落花;簟生玉腕,香汗浸红纱。吞噬了太阳,熨帖了光华。玉树琼枝作烟萝。
沈沐嫣嘤咛一声,扑入相公的怀抱,“那夜是以侍婢婉仪试探相公来着。”
“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邱恩俊推开沈沐嫣,振振有词,“曾经沧海,沈小姐怕已经不是完璧了吧。”
沈沐嫣怒目圆睁,娇嗔道:“你就这么矫揉,在意我的是非过往?沧海流枯,顽石尘化,情之所至,独倚灵心啊。”
邱恩俊悠悠的道,“你不信任我的人品,纵使你倾城倾国,但怕是没有一颗矜持朦胧的心,岂非浮华市侩?我自命救世清流,开中华之民智,辟思想之启蒙,引精神之哲学,灌溉泱泱之大流,焉能娶一勾连于浮世绘的妙女子?为何要屡次犯禁来我府后院做纠缠,不晓得姑娘可知你的抑郁已经造就了你的狂妄。罢罢,和你成为夫妻也是徒然。纵便你的父亲位高权重,官拜翰林,我又焉能匍匐于权势之下?另外我打不赢你,我自知配你不上。今日我将你休了。”

发表评论 :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