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散文·随笔 > 详细内容

资本主义初级阶段的我们这个社会的思想

发布于2016-07-20 11:20   浏览次   作者:孙启菲
对于武侠、对于文学甚至是对于西方我们可以很宽容,而我们面对历史和现实中追求个人自由和心灵解放的真人却不宽容了呢?
对于武侠,我们有赵敏、杨过这样的唯情主义者,前者为了爱情放弃了家国和父兄,后者为了爱情舍却了“侠之大者”的一套生命理论;
对于文学,我们有贾宝玉、林黛玉这样的浪漫主义者,前者为了爱情放弃了家族责任守候,后者为了爱情泣血而亡;
对于西方,有爱德华八世这样的纯美主义者,秉持“热爱祖国不应该超过爱一个人”的价值原理,为了离过两次婚的女人放弃了皇位(当然也有政治势力的原因),最终落得戴绿帽子这样的下场,人们还是为这样的故事津津乐道。
而武侠作为成年人的童话世界,文学作为皈依人的庇护世界,西方作为猎奇者的新鲜世界,我们可以统统予以宽宥,而对于顺治和董鄂妃总是免不了口诛笔伐,甚至将董鄂妃说成是“祸水”,将顺治说成“不识大体,不顾大局”。
根本原因在于历史现实的人们与我们这个社会的人们有了一层亲近,是以用功利抑或道德的眼光对其苛刻待之。就像我们对待天才的态度,对于和我们有一定距离的天才我们可以神魂颠倒的景仰之、膜拜之,而当天才莅临我们身边的时候我们却以凌厉的姿态将其打压之。
根本原因在于我们这个社会缺乏浪漫精神和个人主义精神,依旧是东方古旧男权社会的价值原理作祟,导致我们不能以超越的、审美的眼光看待这个人间世。
还有就是微信朋友圈,我们决不能容忍别人比我们过得好,有价值,有理想,嫉妒他人旅行的照片而恨不得将其诛杀之。
以身体殉势位、殉金钱的现实我们居然可以容忍,而以生命殉自由、殉爱情的行为我们却往往鄙夷并唾弃之。
一个西方男人说自己最爱的是老婆和孩子是很正常的事,而在中国一个男人如果说自己最爱老婆和孩子却往往会被功利价值体系所摈弃,可以想见我们这个社会对于利欲熏心有着怎样的宽容度,而往往功利价值和道德光环形成共谋,儒法交替实现社会集团利益的最大化,而对个人的生命权益形成给予了多大的藐杀。

发表评论 :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