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读书·书评 > 详细内容

自尊自在的寄望——记常盘贵子《疑惑》

发布于2016-03-31 01:27   浏览次   作者:孙启菲
《疑惑》根据松本清张1982年发表的同名悬疑小说改编。小说发表当年即被搬上大银幕,此后更是三度被拍成电视剧,此作的经典可见一斑。尾野饰演为得到保险金杀害丈夫的“鬼KUMA”白河球磨子,常盘贵子出演为其辩护的律师佐原千鹤,之前曾演过球磨子这个角色的有桃井KAORI、YIJIDAAYUMI等演技派女优,对于尾野而言,这也是从未挑战过的恶女役。
呼兰河传,世俗烟火,人生百般,情味清欢。
浮光掠影,胭脂琉璃,彼岸身影,妖冶无形。
存有疑问时,不惩罚,是仲裁的铁则。
风尘困顿,携同弹指一挥间的灵祗和狂风暴雨,一辆轿车飞驰冲入涛光漫天的大海,惊悚的波澜之间浮现了身着黄色连衣裙的涌动的倩影,她就是青春靓丽的白河球磨子。而轿车中的死者,即是她年迈的丈夫白河福太郎。
球磨子在事故之前未福太郎买了三亿的保险金。轿车中发现了扳手,被警方认为是砸坏挡风玻璃并逃离的罪证。
球磨子15岁离开福利院,一直到22岁开始在银座经营夜总会,有着所谓的夜晚世界的人脉。
在死者福太郎的指甲中发现了属于球磨子的纤维,球磨子的肩部亦有内出血擦伤的痕迹。
佐原千鹤律师锲而不舍的追踪发现,原来在案发当日福太郎说是想看绚烂的烟花,于是换了他开车。其实烟花原本是福太郎的刻意手笔,他取出二百万日元只为欣赏她的笑靥芳馨。另外,还赠予她一万日元的戒指。
福太郎只有土地和房产,球磨子完全没有必要杀人。
经千鹤发现,鞋子上的伤痕和扳手的形状应该是一致的,都是为了使刹车失灵而做出的,目的在于福太郎先生的强迫殉情。
沙鸥明灭际,飘渺月华清。
在放烟花的广播中,有福太郎的真情告白:我的妻啊,愿我们的爱直到永远,为我们的旅程祝福。
球磨子察觉到福太郎先生想要殉情,但是,她想着,如果顺利的话,那样没准会被当成是交通事故,所以,即便知道了福太郎先生在用鞋子和扳手做手脚,也没有阻止他,为了三年后拿到保险赔偿金,比起杀了他之后伪装成事故或自杀,证据不足,更容易得到保险金。
因缘际会,阴差阳错。
真相的颠倒往往在于先入为主的成见。
诚然,球磨子是浸淫财权的个中人,独立主见,高标洞彻,有着恶女抑或是悭吝人的本质,也会勾引福太郎的儿子,恶声恶语的对待其女。搅到天翻地覆,只为了属于自己的那一杯杜康。
然而这并不代表她会杀人,即便她的灵魂中浸染了杀戮和征伐的贲张本质。
被判无罪之后,她屹立于福太郎先生丧生的海边,将一束花和福太郎赠予的戒指飘于无边无涯的大海,以凛然掩盖内心的凄楚和呜咽。
最终没有拿到三亿的保险金,然而却被判无罪。繁华一梦化作长河岸,霜雪厉非一日之寒的特质浸润她的灵魂,那些凌乱的心绪,那些纵逸的挑衅,都随着一望无际的大海杳杳西去。
福太郎最终没有强迫殉情成功,兴许是球磨子特有的女执吸引着畏怯软弱的他,他的赤忱带有老人家特定的真挚治愈气息,使他不畏惧死亡的可怕而作一场困兽的斗,以超越陆离和寥落的心对于彼岸的生命作一场自尊自在的寄望。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