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散文·随笔 > 详细内容

谢谢你把我”拯救”

发布于2016-03-31 17:56   浏览次   作者:清明雨
  今天我要讲一条公路和一个女人的故事。
  想必诸君对女人的兴趣远远甚过路。Lady first!好吧,先说说这个女人。她是个中年“病人”,病得不轻。她有“拖延症”,她搞不清自己是在时间管理还是心理出问题。这几年有越发严重的态势。比如明明打算今天晚上写篇编辑多次催要的书评,她却屁颠屁颠地做半个月以后才去的旅行攻略、订酒店忙乎到凌晨二、三点钟,书评一字未写。曾经拍拍胸脯答应送闺蜜的八本书都过去一个多月,还没动静。她在总公司上班常处在上午九点前三、五分钟小跑打卡的狼狈样,有时一抬眼就能看到戴着钢盔的督察们冲她“杀”过来,她做梦还梦见自己上班迟到,吓出冷汗。哎,这个逗比的女人就是我啦。
  再说说这条公路,它今年4岁啦。远远望去,只见它像一条矫健的巨龙精神抖擞地腾飞在宁波的南大门;它又像一个健壮的孩童,每天好奇地看着成千上百辆汽车川流不息。几架民航客机会时不时从公路的上方轻盈掠过,像雄鹰在蓝色的天空翱翔,留下白色的印记。公路已经成为宁波空港事业发达、城市经济繁荣的有力见证者。这条南北走向的干道,横跨宁波中心城区主要的东西向要道,可直达余慈、上海等地。它就是2011年11月2日通车的宁波首条城市高架快速路——机场快速干道,我们简称机场高架。它的开通,标志着宁波已正式进入城市快速交通时代。
  按理说我这个拖延症患者和我唠唠叨叨介绍一大堆的机场高架这条快速公路,半毛关系都没有。我两、三年也难得坐一回飞机,所以以前对偶尔路过的机场高架根本不来电,但生活是个神奇的魔术大师,自从去年国庆后,组织把我从总公司借调到机场口岸窗口工作,我和机场高架由原来的两条平行线变成相交线,我和它仿佛两个旅途中偶遇的青年单身男女,日久生情,慢慢擦出火花。“量变达到一定的积累,就会引起质变”,这个哲学道理适用于爱情,也适用我和路的关系。
  我和路之间360度的大转变还得从几件小事说起。
  众所周知,无论是坐车还是自己开车,去机场,机场高架是必经之路。我平时去机场窗口上班,基本是自行车+机场大巴的节奏。和开大巴的几个司机混熟了,利用等车间歇会聊上几句。车队张师傅50岁左右,中等个,微微发福,浓眉大眼。有一天在南站出发前五分钟,他说:“小王,我在机场都开了五年大巴。2011年11月机场高架没通时,从火车站到机场要多开半个小时,如果下雨路堵,就不好说。现在只要二十分钟就够,方便。看着客人们如愿以偿地赶上飞机,我们累点也开心。”张师傅的话让我想起2013年8月我在云南昆明没有赶上飞机的囧事,要是当时陆良和昆明之间也有一条像宁波这样的机场快速公路,兴许我和孩子就不用多花后来的1000多元冤枉钱。在机场大巴司机眼里,这是一条心安之路。
  我还记得和一个姓朱的出租车司机聊过天。他是宁波人,四十岁左右,开出租车有10多年。他说:“现在宁波的交通越来越快捷方便。在机场高架开通前,我载客人从青林湾大桥北段到栎社机场,路况好的时候,也要25分钟,一般单趟就要花40分钟左右,万一碰到堵车,花的时间可就没准。因为不划算,我们许多同行都不太愿意跑这路,以前接到这类活,只能自认倒霉。但是机场快速干道通车后,大家都抢着要来机场。公路顺敞,钱路也顺畅。”在的哥眼里,这是一条勤劳致富之路。
  我做梦也没想到,机场高架还多次“拯救”过我这个拖延症患者。它在我的眼里是一条希望之路。
  记得有一次中午,台湾台北航班比往常误点20分钟,离坐12:20班车时间还有40分钟,于是我趁着天睛朗,在家洗洗晒晒,太投入,错过坐班车的时间,当时离航班着陆只有35分钟时间。科长和我那天同时当班,他的工作风格严谨规范,前天刚在会议强调过民警上下班考勤制度。“难道我就撞到枪口上?”此时,恐惧的心情像潮水一样向我袭来。我恨不得插上翅膀变成小鸟立马飞到机场。情急之中,果断启动滴滴打车神器,5分钟后,打上一辆绿色的出租车。“师傅,请务必给我开快些。如果迟到了,我会挺难堪的。“没问题,一上机场高架就快了。”我很走运,遇到一个经验丰富的老司机,他姓李,50岁,江西南昌人,有20年的出租车驾龄。他载着我开足马力,沿着长春路、马园路、中山西路,一直开上机场高架桥,只花10分钟。一上桥,我悬在半空的心放了下来,因为这个快速通道除了限速80码,没有红绿灯,特别快捷。果然师傅说中了,我们又只花10分钟,就走完快速通道,来到二楼候机口。30多公里的总路程,20分钟就到达!神速啊!我来到窗口时还有10分钟盈余,刚好可以换上制服。高速快捷的机场路帮我这个拖延症患者化险为夷。
  机场高架不仅是一条希望之路,而且是一条抢救生命的通道。今年4月某日早上8时,我提前接到突发性办证任务。通过坐出租车途经机场高架得以准时上班,和同事小胡为台湾中兴急救航空B77701航班上一名台湾医生办理落地签注。台湾医生要把一个在舟山沈家门得急病的菲律宾客人接回马尼拉看病,台湾是中转站。人命关天!我们打通绿色通道,为抢救病人赢得宝贵时间,机场高架功不可没,它在我眼里是一条生命线,没有比生命线更尊贵崇高的了。
  其实我和机场高架之间还有许多故事。在近一年的相处中,我发现和它已经有深厚的感情。离开机场工作虽然快一月,但是我依旧会不时地想起机场高架上发生的种种情形。 
  秋天,注定是一个适合怀念和感恩的季节。请允许一个中年职场女人对一条机场快速公路道声:谢谢你把我”拯救”。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