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读书·书评 > 详细内容

浮光声色中的裂变——记关锦鹏《女人心》

发布于2016-03-31 23:54   浏览次   作者:孙启菲
《女人心》是1985年关锦鹏执导的香港爱情电影,由周润发、钟楚红主演。影片讲述了仪和戴历两人几次分开和复合的故事。
关注的重点倾向于经典淑女对生发的世俗化的胜利,观念的保守在于大男子威权的气魄,感官的压抑在于临别秋波递送的烦难,心灵的孤惘在于岌岌可危的维度和传统。
白玫瑰宝儿和红玫瑰沙妞,大家闺秀对奔放的野兽,永恒的对峙和此消彼长的话题。
宝儿忍不住要离婚,她的地道的想法,不愿沦为乡愿的桎梏是切合实际的考虑。此时的沙妞对于子威来说就像一抹朱砂痣,他们的情热如火和魅影魅惑却是以避孕药为动机。制造生命尖叫和交欢的同时却在扼杀着生命。
宝儿加入了单身女子俱乐部。从她们对于男性的凝视和观感,可以理顺导演意欲阐述的女性主义的题中之义。在这个俱乐部中永远不乏生命的创造力和朝气,伴随宝儿度过荆棘满目的沼泽和沟壑。
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
沙妞的妩媚永远带着天真的动感。浮光掠金的长发和红裙子成为一种传统裂痕的象征。她无法做到宝儿的矜持,却永远带着一丝酸性的幽默,让她对于这个世道人心有着层次丰富的见解和认知。她想为子威生孩子。激情和果敢是她运命划痕中应有的气韵和底色。
可惜子威毕竟不能欣赏这朵野玫瑰的凌乱繁复之美,他的心中只有宝儿,那个学沙妞在床上呼唤他的名字却无论如何也学不像的宝儿。他也是维度丰富却又欠缺澄明至镜的一个象征。他的话语和行事作风无一不体现他的男权作态,带有浓郁的封建主义特色,使他全然不能欣赏野玫瑰的率意通脱。
回归家庭的怀抱是子威伦理外表和心灵的终极归宿。鬼祟如他虽然可以不自持的偷腥,然而却内心对于闺秀型的家妻奉为圭臬,在训育儿子吃面不可发出声响的时刻,就已显示了他对社会功利性习惯标杆的内在倾向和依附,他可以越界,可以觍颜,可以触类旁通,但是无法摆脱的是传统对于他的要求,他在轻飘飘的一句从来没有喜欢过沙妞之下,隐藏着几许道貌岸然和本质的内在化传统。
其实每个人都受制于伦理,无法获取生命肯定性的积极自由。倒是沙妞可以想的明白自在,有明显的处事通脱之风,在子威宣告了婚外恋的破产之后可以收拾行囊,其浪迹天涯的作风也是给三心二意却又世故倥偬的子威以一击。
宝儿最终原谅了子威,精神饱受摧残的女性于此间拿出了传统女性的宽容度,任由霜雪几经风吹雨打不变是固若金汤的价值内核。最后的字幕显示宝儿生下一女之后有过三个月的婚外情,而子威全然不知悉。这个故事延续了浓郁的伦理之风的同时,至此也完成了对传统婚姻的批判性讽刺,解构的意蕴和波澜翻覆其间,将女性的挣扎与嬗变娓娓道来,诠释的恰如其分。离恨幽思都不是被导演所刻意雕琢的,女性于浮光声色中的裂变才是其本质道德意蕴。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