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读书·书评 > 详细内容

复杂凄寂的长空——记内田有纪《买地方报的女人》

发布于2016-04-06 19:34   浏览次   作者:孙启菲
浮光掠金,静影沉璧。
在宫城县的山里,潮田芳子毒杀一对不伦男女,并将他们伪造成自杀的模样,旋即返回东京。为了及时有效得到案情的确切消息,她订阅了仅在地方发行的《仙台新报》。
为了回到营销部的订阅理由,她谎称喜欢连载小说作家杉本孝志的作品《野盗传奇》。名不见经传的杉本得知遥远的东京有女性书迷存在自然喜悦非常,可是芳子在得知死者被警方判定为服毒自杀后迅速解除了订阅合同。
此后不久,杉本辗转来到东京找到以小碧为名的女招待芳子,一方面表达作为作家的谢意,一方面针对那起案件提出质疑,准备以此创作一部小说。
原来芳子曾经偷盗一串项链,死者庄田招夫和福田惠以此相要挟,凌虐之外外加骗钱骗身。芳子谎称山上的阿姨那儿有昭夫和惠所需的钱。
杉本通过旁敲侧击了解到案件的真相,可是他并不急于公诸于天下使“殉情案”昭雪,而是挖空心思企盼从芳子身上获得创作灵感,并要求与芳子结婚,成为个中翘楚名利双收才是其本质目的。
贲张的血脉浸染着层层密密的荒凉,从哭着降生到奄奄一息,从旧时茅店社林边到彼岸烟火,人类纵逸于生灭无度的欲海中制造着堆积的孽障,无法摆脱,无法抽离,海水有崖思无畔的誓言不过是泛滥天真的童话。
杉本公布了他的宏伟的创作计划,要写一部《订购地方报纸的女人》,其续集为《海边小镇的遥远声音》,他们在事故发生的山上邀约,杉本喝下了芳子递给他的咖啡,芳子虚与委蛇的依偎在他的腿边,像把一株幸运草种在梦田。
毒其实是下在果汁里,吃完寿司后,因为口渴会想一口喝下果汁,果汁瓶到时再……
这是杉本写作的脚本。而当他完成著作喝下芳子的毒酒时,潸然的梦魂顷刻雪域无涯。
原来芳子只是一介可怜的母亲,她的女儿在出生的时候丧父,在海边嬉戏时被海水倾覆,虽未魂消香断然而至今未醒。夺目的凄凉,芳子不过是流浪的白云,在凄艳的山口覆灭着自己的动机和价值。
女儿始终睁着眼睛,然而却没有意识。芳子喃喃自语,其实那个所谓的作家看重的无非是金钱名利,和名流大腕交集的生活,而非芳子本人。地狱垂眸,似有还无的悲戚和幽情,失语和毁弃的茫然无措,指尖琉璃碎。
其实芳子需要的只是在嶙峋世间的一点欢爱和温存,她的清丽的容貌下点缀的是无忌的悲嘶和长鸣,如果晦暗是刻骨的,神智是依稀的,那么何必要求人间硕鼠施加一点金玉满堂的璀璨?何必以心神的无涯揣测这复杂凄寂的长空?缠绵的价值是泪,悲悯的意外是凶险,许诺最是荒唐,千百年的柔肠百转换来的不过竹篮打水一场空的纠结?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